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 人民币贬值压力下维稳

星期三, 六月 01, 2016



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令市场重燃美元看涨信心,而相应的人民币却持续贬值至年内新低。这种短期市场波动不会引起人民币恐慌性贬值,但会促使中国监管决策层对货币市场进行审慎的操作以防止系统性风险。

芝加哥商业交易所联邦基金利率期货走势显示,美联储7月加息预期概率已创下62%的历史新高。与此同时,美元指数或会在92-100区间运行。

5月以来,美元指数上涨1.2%,给人民币带来了明显压力。6月1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58.89,创下年内新低。

恒生银行署理首席经济师薛俊升预计,从宏观角度看,货币走势与该国经济发展一致,目前中国经济有所放缓,人民币对美元年底最低或贬至6.7。

富拓外汇市场分析师钟越预计,今年人民币对美元波幅相对有限,年内将维持6.4至6.7附近区间震荡。

目前,中国已初步形成了“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的人民币中间价形成机制。这在兴业证券宏观分析师王涵看来,“有助于避免激化人民币贬值的预期”。

王涵认为,短期美元走强大背景下,若美元指数走强,人民币会选择盯住CFETS篮子,让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若美元指数走弱,人民币会选择基本盯住美元或对美元微升,而让人民币对CFETS篮子贬值。

上月底,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为97.12,较一季度末贬值1.04%。而当月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日均波幅为0.10%,低于3月份。

招商证券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表示,由于汇改以来汇率与资产价格展现出的强相关性,中国央行仍有意愿通过维护收盘价等方式对汇率进行维稳,以避免突破低点后引发人民币贬值与贬值预期的互相加强与自我实现和对资产价格的负面冲击。

由泰国的泰铢贬值引发的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几乎摧毁了整个亚洲金融体系。而昔日泰国的经济体量显然难以与今日世界第二的中国相比,如此,若人民币发生持续的恐慌性贬值,对整个世界的金融安全将构成巨大冲击。

人民币恐慌性贬值将利空外围股市、大宗商品,或会迫使其他国家货币竞相贬值形成踩踏。

王涵说:“如果出现系统性风险,央行仍有必要采取非常规的手段来维稳,因此对于人民币不必过度悲观。”

中国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表示,继续按主动性、可控性和渐进性原则,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发挥市场在人民币汇率形成中的作用,增强汇率双向浮动弹性,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尽管美联储加息预期延烧已久,但4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余额仍出现了2014年6月以来首次连续两个月环比上升。

分析人士表示,这与中国经济运行出现积极变化,呈现企稳迹象相关。

今年一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6.7%,CPI同比上涨2.1%,第三产业比重提高,出口增速由降转升,工业生产缓中趋稳。

国富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刘海影表示,如果中国国内经济企稳向好,改革势头良好,曾经流出的资金会再度回流。

汇丰环球研究董事兼高级外汇策略师王菊说,虽然人民币在未来一两年内有贬值压力,但相信一两年后部分改革困境会迈过,汇率也会回升。从中长期基本因素判断,人民币对美元会走强。

安邦咨询报告显示,在全球化程度越来高的背景下,不断完善并开放国内金融市场,不断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逐步建立一个有影响力的国际金融市场,是中国未来一个重要的战略工具。这将决定未来“中国市场”的战略价值高低。(新华社记者刘斐 有之炘)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