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收费排名、封杀相关新闻 透视资本权力化之恶

星期一, 五月 02, 2016



近日,中国一个名叫魏则西的21岁年轻生命提前宣告结束,话题在中国舆论场炸锅。事发几天后,关于该事件的讨论热度依旧不减。北京时间2016年5月2日,中共党报海外版微信号“侠客岛”针对此事发表文章,文章表示了对中国最大搜索引擎“百度”资本逐利性的担忧,并表示不受约束和监管的贪婪资本会最终权力化,并侵蚀改革开放的最终成果。

“侠客岛”之担忧不无道理,梳理事件的整体脉络后发现,一条清晰且在资本掌控下的“诈骗线”显而可见。求医人士信任了“百度竞价”推广的武警二院,并使用已经在国际主流医疗平台淘汰的技术,随后自身癌症病情突然恶化,导致“死亡加速”。

确切的说,本该凭借常规化疗能维持至少几年生命的魏则西,由于使用在中国临床争议的医疗项目,导致死亡,百度和医院显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另有观察人士指出,在百度新闻的门户网页面上,“魏则西事件”新闻也全被封杀,这已在侧面凸显膨胀的资本在公众事件上的态度。

众所周知,百度的“竞价排名”推广机制早已在几年前就饱受诟病。此前,百度又在此前被曝出“买卖血友吧”事件,而“魏则西事件”之所以一石激起千层浪。跳出道德沦丧以及监管无序等框架外,其根源在于在市场经济浪潮下,资本逐利性疯狂加剧,走向失控的边缘。另一方面,资本的权力变现也对社会进行压榨。

“魏则西事件”事件背后表现的市场资本顽疾,显然已经病入膏肓到了不可不医的地步。著名经济学者威廉•格雷德( William Greider)在《资本主义全球化的疯狂逻辑》一书中,就形象地将今天的资本化比作一部强壮、庞大而可怕的机器。该书中如此描述:“穿过开阔的地带,置熟悉的边界于不顾……在向前挪动中,这部机器抛出大量的财富和施舍物,而与此同时,却留下巨大灾难的沟壑”。

无疑,这条“沟壑”也已摆在了中国的面前,这是发展的硕果无法掩盖的伤痕。故不难理解,习近平在4月26日视察小岗村,重温改革之路的意图。他指出,“我们同样需要回顾改革的初衷。既然叫社会主义,改革的目的就是要增进全民的共同利益,不能喂饱了权力和资本,饿瘦了人民。”或许,高层也意识到如今的中国,在发展中面临的资本权力化风险。

有分析认为,中国在经历改革开放30年后,机遇与挑战并行,但在巨大的成绩背后,是暗藏的资本异化“暗雷”。以百度为例,统计显示其2013年的广告总量是260亿元(1人民币约合0.156美元),其中有医院在搜索引擎上的推广费用就占到营业额的70%、80%,甚至有医院一年收入1.2亿元,其中1亿元就投给了搜索引擎。

这种权力与资本高度攀附和利益互换,加之市场监管盲区的存在,本来就脆弱的道德底线势必遭到冲击。正如“侠客岛”所言,“在三十年的改革历程中,中国始终在尝试驯服权力和资本这两头猛兽。我们都清楚要把权力关进笼子,让权力不再任性。但是对于资本,同样也存在驯服的问题。只不过在完全利益主义的价值导向中,我们往往会忘记这一毒害。”

事实上,中国资本和权力在市场经济下“异化”,充分说明了当局改革之路的险阻。自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首次外出视察走的是当年邓小平的南巡之路,并到深圳莲花山祭拜小平。如今他又回小岗村重温改革之路。因此,习近平的改革之路也势必漫长且充满阻力。

如今,摆在中共高层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扳回正在“暴走”中的失控资本,避免现有的市场秩序崩溃。在习近平执政跨入第三个年头后,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亦日益凸显。故此时,当局对市场秩序把控好“节奏”和“度”就显得尤为重要,这同样还系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第五个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多维)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