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上演越剧《双飞翼》引发热烈反响

星期一, 九月 12, 2016



上海越剧院的新编历史剧《双飞翼》,日前作为新加坡传统华族艺术节“艺满中秋”的开幕大戏,在滨海艺术中心上演。上越著名演员钱惠丽和王志萍领衔的演员们将这部大戏演绎得丝丝入扣,令新加坡的观众深受感染。

南洋视界特刊出两篇观众观后感




才高难比神通高

艺满中秋2016,上海越剧院来新呈现新编历史剧《双飞翼》。在滨海艺术中心看到上半场,还以为这又是一出越剧擅长的才子佳人花前月下的套路,不过是布景新颖简洁,演员阵容强大罢了。谁知道下半场峰回路转,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纵有举世才华的李商隐,也难面对恩师义兄和红颜知音的情感撕裂。

是跟随牛党,跟随恩师义兄,还是傍了李党,依了为官丈人的愿,和心上人比翼双飞?一开始,李商隐面对的,只是选边站而已。如果剧情只到这里,不能说不好,但觉得意犹未尽。世人都会面对选择,过去有牛党李党,现在有蓝营绿营。李商隐要么负了恩人,要么负了情人。

编剧此刻大笔一挥,李党失势,看李商隐是否会落井下石。当然,李不会落井下石,如果他连这些人格考验都经不过,何来诗词流芳百世?我想,大概是李商隐坚持选择弱边站吧,人格高风亮节,追随被逼去平乱的情人父女,颠沛流离一生。

偏偏不是这么简单。

那场李商隐和义兄令狐绹的对手戏,第五场,是整个戏剧的高潮。只有两个人,令狐绹开始并不想击溃李商隐的,他情真意切劝导李商隐,回忆往昔,展望未来。无奈李商隐不肯放弃求情:不能与情人比翼双飞,也要救情人于刀剑之下。令狐绹无计可施,愤愤抛出了那本三年来为了李商隐中进士而贿赂百官的账本。见到账本,李商隐心中神殿崩溃。

此刻,有一段李商隐的独自吟唱,演员钱惠丽唱得声情并茂,从一开始的低声清唱,到后来的高昂回转,徐派华丽的百转千绕更是摧肝断肠。

自以为,好文章,力胜同僚,
自骄傲,佳诗篇,独拔清韵,
自相信,凭才华,高登皇榜,
自盼望,从今后,名符其实步青云。
却原来,才高难比神通高,
我心中,巍巍大厦瞬间倾。

在一个只认权势的社会,空有才华。那种天生我才必有用的知识分子清高感,被击得粉碎。李商隐不是因为选了哪边站,也不是因为高风亮节趋向弱势,而是因为认清了“才华如粪土,上榜靠白银”,选择了“羞当傀儡,耻做愚氓”,“从此后,戒梦望,弃奢念,心共笔,笔随心,守一片真心真义真性情”,才有了我们可以共吟的流芳百世的诗词佳作。(作者:Jun)


尽管父辈中不乏越剧迷,但作为80后的我,对于越剧的认知却只停留在偶尔在祖父母电视上曾经听到过的那十分钟。深受西方文化熏陶,向来热爱交响乐,这次前去观赏越剧也是纯属巧合,却不想别有洞天。

相比莫扎特歌剧,深含东方文化底蕴的越剧,委婉而腼腆。剧幕拉开,两位主演在杏林相会,唱腔缱绻百转,娓娓道出才子佳人的惺惺相惜。而后李商隐面对两难抉择,唱腔转成刚柔并济,节奏也时快时慢,一步步将观众带入李商隐错综复杂的思绪。伴奏乐队中,中西乐器相映成辉。琵琶古筝与大小提琴,分别演奏时时而犀利时而悠然,将李商隐心中的情谊,善良,无奈,纠结,直到绝望,一一呈现给观众。相比交响乐团的华丽,此番伴奏却多了一份细腻。主角的清唱丝丝入扣,与每个角色的互动亦层层相叠。剧末,白发苍苍的令狐绹与李商隐互诉兄弟之情,道尽世态炎凉,让人潸然泪下。

音乐无国界,原本以为会是不对胃口的一场演出,却将我带入了一个崭新的,相通而不相同的世界。东方的歌剧真是别具风味。听多了歌剧魅影,听听双飞翼,也会有意外的收获。(作者:Kun)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