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惧寨卡,新加坡美女孕妇议员身处疫区隔邻 鼓励孕妇抗寨卡

星期五, 九月 02, 2016


寨卡病毒来势汹汹,人人闻“蚊”丧胆,都尽量做好防蚊工作、避免到疫区,甚至足不出户。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Facebook上写到,“ 最近大家都在关注寨卡病毒事件,我们已经追查寨卡病毒的来源有一段时间了,也明白寨卡迟早会在新加坡出现。”



李显龙还呼吁孕妇们注意预防寨卡病毒,千万要小心,并贴心地附上了该如何预防寨卡病毒的宣传单。看来,李总理也是很担心坡上的孕妇们。



这次疫情,新加坡至少有两名孕妇中招。

那么寨卡病毒对孕妇的危害有多大呢?

寨卡病毒的潜伏期,从接触到出现症状的时间为期数天,不易发现。寨卡病毒本身不威胁生命,和骨痛热症不同的是,它极少有严重病例发生;病毒最糟糕的情况是,可能造成神经和自身免疫系统并发症。

目前有证据显示,孕妇寨卡病毒感染可能造成新生儿小头畸形,或导致胎儿出现脑部和眼部病变。但目前尚无直接证据表明,寨卡病毒感染与小头畸形的因果关系。但却有证据显示,在怀孕初期(1至12周)感染似乎更易引起胎儿流产和新生儿小头畸形。

医生认为,怀孕前3个月是危险期,很多孕妇甚至不知自己已怀孕,或者已受寨卡病毒感染。在这种情况下,容易让胎儿受伤害。

如果已感染了寨卡病毒,应尽快就诊寻求妇儿或传染病专业医师帮助,并进行胎儿超声波检查,以确定是否存在小头畸形或颅内钙化。若初次检查未发现异常,在怀孕过程中,建议规律进行胎儿超声波检查,以监测胎儿解剖学和发育情况。

现有的证据未发现,妊娠前感染寨卡病毒有导致出生缺陷的风险。由于寨卡病毒感染人后,在人体血液中通常只存活约1周。目前,未发现病毒从母体中清除后,受孕的胚胎会受到病毒感染的影响。

目前,医学专家并不知道病毒是如何进入胎盘,并损害胎儿大脑,因此暂无明确的治疗方案。

美女大肚妈妈议员亲自走访社区

不过,有一位大着肚子的妈妈一言不合,直接以身示范,告诉准妈妈们纵使在艰难时期,生活也能正常过。这位准妈妈不是别人,就是PAP白沙榜鹅集选区国会议员孙雪玲(37岁)。

目前,孙雪玲已育有一女,并且有了7个多月身孕。对于寨卡在坡上的肆意泛滥,孙雪玲很快做出了表率,她本人就挺着大肚子,亲自到榜鹅走访,获得不少居民的认可,说孙雪玲真是给PAP长脸了。



8月31日,榜鹅大道出现确诊寨卡病例。孙雪玲第二天立马走访榜鹅大道259A座,挨家挨户派发防蚊剂,以及如何防范蚊虫滋生的海报予民众。他们的服务团队则走访了另外4座组屋,今天他们计划走访更多地区,包括咖啡店等。此举是为了让民众提高对防范寨卡病毒的意识。


孙雪玲的丈夫是原籍中国的新加坡新移民。



孙雪玲也是“通商中国”的CEO, 今年在大选之前,孙雪玲就备受关注,很多人还误以为她说中国新移民,因为她的名字拼音是Sun Xueling,但其实孙雪玲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把名字的拼音改称汉语拼音是为了更好发音。





孙雪玲不仅有学历高,而且年纪轻轻就拥有丰富的工作经验,让我们来八卦下这位美女总裁的晋级之路。

孙雪玲曾出任淡马锡的投资总监(investment director) ,还曾被派往北京和香港。孙雪玲和中国有如此密切的关系,对于她出任通商中国CEO也不惊讶了。
通商中国(Business China)是由时任新加坡内阁资政的李光耀倡议,由李光耀、温家宝于2007年11月共同正式启动的一个新加坡非政府、非盈利性组织,希望综合语文、经济和文化元素,建立一个以华文华语为交流媒介的平台。

榜鹅是新居住区,距离这次寨卡疫区不远。在孙雪玲走访的民众当中,有36%的民众年龄介于22至35岁,她估计平均5%是孕妇。

孙雪玲说,“住在这区的民众担心寨卡疫情情况,我想在这里给予他们关心。这次的走访活动很重要,我想让民众看到,就算寨卡病毒疫情严重,但只要做好预防措施,我的生活丝毫不受影响。”

这位大肚妈妈以身示范的举动值得表扬,无疑给新加坡的准妈妈们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她似打了一支强心针,让大肚妈妈们提高警惕防范病毒之余,也能照常上下班及进行一些日常活动。

随后,孙雪玲在Facebook上传了自己访问榜鹅照片,有网友给她留言说照片PO得太慢了,孙雪玲在留言区回复,说自己要送孩子上学,很接地气有没有!



其他的网友则纷纷留言,让孙雪玲注意自己的身体,还有肚子里的宝宝,看来大家也很心疼这位美女妈妈。








寨卡最新消息


新加坡寨卡感染病例处上升趋势,截止昨夜,感染寨卡病毒的病患从115人增至151人。在新增的这36人中有1人是孕妇,是这次新加坡爆发寨卡病毒以来的第2名孕妇病患。在新增的病例当中,其中3名病患居住在泰戈尔大道(Tagore Avenue)、义顺81街(Yishun Street 81),以及哈威弯(Harvey Crescent),显示寨卡疫区进一步扩散。

卫生部提到,在这新增的36起病例中,31起是新病例,另外5起是翻查之前的疑似病例后发现的。目前,当局已完成翻查之前疑似病例的工作,并抽取了236个样本做检测,发现其中52个呈阳性,184个呈阴性的结果。

目前,寨卡病例的扩散分析报告,需要数周或数个月才完成。

新加坡第1名受寨卡病毒感染的孕妇,怀孕超过5个月,居住在阿裕尼弯和沈氏通道疫区。上周六8月27日她陪女儿在附近游乐场玩乐。殊不知,当天晚上她女儿就发烧了。过后,这名孕妇也被证实感染。

被感染寨卡病毒后,这名孕妇和她家人都非常焦虑,甚至彻夜难眠。

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传染病专科顾问梁浩楠医生指出,孕妇怀孕初期和中期的第一阶段是关键期,对寨卡病毒的影响最大。不过,孕期的中期后阶段仍承担一些风险。

寨卡病毒爆发以来,新加坡政府已开始在全岛划出寨卡病毒的“黑区”,并加强该区的灭蚊行动,包括喷射驱蚊雾、疏通沟渠、派员到每户住家单位检查是否有易积水的蚊虫滋生处、设陷阱引诱蚊子产卵继灭杀,减少蚊子数量,以及派员挨家挨户派发驱蚊剂和加强防蚊措施海报。


有民众埋怨 当局发布消息太迟了!

根据报道,有一名读者因不满当局迟迟才发出寨卡病毒警报,让他与有身孕的妻子来不及提前做足防范准备。他提到,目前妻子大腹便便,成日担惊受怕、足不出户进行其他活动,甚至不敢踏出家门上班,每天开着空调躲在家中,深怕被蚊虫叮咬而受感染,处于极度惶恐之中!

这位读者说,他们居住的地区附近有很多工地,是高风险区,就像在芽笼大众医院和商业建筑区的工地,出现36名劳工受感染的病例。他希望政府可以加强监管这些工地区的防蚊措施,确保所有蚊虫滋生地都被消灭和不再出现新处。

新加坡环境局与卫生署总署长何永泰建议,每天往来新柔的工作者,应自行加强防蚊措施,避免被携带寨卡病毒的伊蚊叮咬。他说,对抗寨卡病毒的疫情是人人的责任,政府亦需民众的配合,才能达到双重效率的防范工作阻疫情扩散。

何永泰认为,尽管新加坡出现多起寨卡病例,但未到让人惊慌的紧急水平。为避免引起社会恐慌,当局在现阶段不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一级方程式赛车(F1)恐重要人员“中招”

另一方面,万众期待,即将在新加坡举行的一级方程式(F1)国际竞车大赛,恐将受到寨卡疫情的影响。据报道,新加坡将在9月16、17以及18日,在滨海湾市街(Marina Bay Circuit)举行赛事。届时,民众可同时观赏极速赛车、精彩演唱会和各种临时店铺等等,活动非常多。



这次的赛事活动可说极为关键,因为在最后8场决赛中,有5场在新加坡举行。其余的赛事,则分别是10月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和墨西哥,还有11月在巴西举行。

但是,主办单位目前面临一个很头痛的问题,那几天的活动中,万一一些主要人员如果不幸被感染,或临时收到通知做体验而退出的话,恐会让活动的进度受阻。

目前为止,在意大利举办的一级方程式赛车活动中,不曾基于任何理由而延赛。

此活动的总监表示,当局将做常规的注意事项,提醒所有参与者必须做好防蚊措施,当局亦派发长袖衣物及防蚊剂等,并及时更新他们最新的疫情消息。

尽管疫情泛滥,数个国家已对新加坡发出旅游警告,尤其是孕妇或准备怀孕的妇女。活动发言人安慰说不必担心,这场赛车活动照常进行,其他国家的F1车队亦会如期抵达。

防蚊剂被一抢而空?

坡上谈“蚊”色变,就连防蚊剂都成了热销品,有网友目睹店里的防蚊剂被一扫而空,电商平台上也开启防蚊剂大规模促销,这么多款防蚊喷雾,总有一款适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