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驻华大使和《环球时报》总编激辩 中国外交部出手暗助《环时》

星期二, 九月 27, 2016



综合消息,中国环球时报21日刊登报道,指新加坡在不结盟运动会议上,曾执意要求塞入为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背书的内容,企图强化成果文件涉南海内容,由于多个国家明确反对未能得逞。事件昨天起引发外交争议。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致信环球时报,指有关报道“罔顾事实、充斥着胡编乱造和无稽之谈的不负责任”。紧接着,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复信给罗家良,坚称报道属实。而中国外交部也发表谈话,进行表态。

下面就是这起事件的有关报道的详情。



​新加坡外交部反驳《环球时报》不实报道

新加坡讯,据新加坡新传媒8频道新闻网站报道,新加坡外交部致函反驳《环球时报》所刊登的一则标题为“不结盟运动首脑会新加坡妄提南海仲裁”的文章,指内容是“不符事实和毫无依据的”。

《环球时报》是在本月21日发表这则文章,引述了参会的不具名知情人士,指新加坡“曾执意要求塞入南海仲裁案背书的内容,企图强化成果文件涉南海内容,由于多个国家明确反对未能得逞”。文章也指新加坡代表“在争论中出言不逊”,还“公开挑战委内瑞拉作为主席国的裁决”。许多中国媒体也转载该报道。

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代表外交部向《环球时报》致函,指“提议更改不结盟运动峰会最终文件中的东南亚段落一事,这不是临时决案或任何单一东盟国家主张的”。

罗家良也表示:“新加坡代表团从未在此不结盟运动峰会上提及南海或仲裁结果”。

信函全文:

《环球时报》总编辑

胡锡进先生

尊敬的 胡主编:

1、《环球时报》中文版于2016年9月21日刊登的“不结盟运动首脑会新加坡妄提南海仲裁”一文中,有关新加坡在不结盟运动峰会上言行的内容是不符事实和毫无依据的。

2、首先,关于提议更改不结盟运动峰会最终文件中的东南亚段落一事,这不是临时决案或任何单一东盟国家主张的。这是东盟一致和共同的立场,也是东盟十国,根据第49届东盟外长会议联合公报,所达成的共识。2016年7月,老挝以东盟现任主席国的身份向前任不结盟运动峰会轮值主席国伊朗提交正式信函,阐明东盟的共同立场。2016年7月29日,伊朗将东盟提交的更新讯息转发给各不结盟运动成员国。

3、其次,峰会主席拒绝了东盟遵照不结盟运动的惯例,在不受非区域成员或外方干涉的情况下,更新其所在区域段落内容的要求。如果这项重要原则得不到尊重,那么今后任何非区域成员或外方将可随意把其看法强加予各区域的事务。这不符合不结盟运动及各成员国的利益。东南亚相关段落,包括涉及南海的内容,自1992年起就已纳入不结盟运动峰会的最终文件,并以东盟共识为基础,定期进行更新。

4、其三,与《环球时报》捏造的说词相反,新加坡代表团从未在此不结盟运动峰会上提及南海或仲裁结果。新加坡始终秉承着原则性立场,发言支持东盟的共同立场以及捍卫不结盟运动的原则和惯例。新加坡相信,若不结盟运动的原则被动摇,将不利于不结盟运动的团结、公正性和未来。

5、下列的事实也可清楚地反驳了文章不实的指控:

ii.针对不结盟运动主席国拒绝东盟提出的更新方案的不当决定,作为东盟主席国的老挝,代表东盟全体十国向该主席国提出了抗议。对于不结盟运动这项长久的原则遭到破坏,不少其他国家也表示了反对。

iii.第17届不结盟运动峰会结束时,作为东盟主席国,老挝向委内瑞拉外交部长致信,明确指出东盟对于不结盟运动最终文件中涉及东南亚部分的未被更新的段落,集体持保留意见。东盟主席国要求把东盟的更新提案,附在不结盟运动的最终文件, 作为一个附录。随此函附上东盟主席国老挝的信函复件。

6、我们对于一家主流媒体竟然刊登这篇罔顾事实、充斥着胡编乱造和无稽之谈的不负责任文章感到失望。以维护专业、客观和公正,我谨要求《环球时报》全文刊登此函的中英文版本,让读者可以了解事实,避免让新中两国之间的亲密友谊在无意中受到影响。

新加坡驻华大使

罗家良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给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的复信

尊敬的罗家良大使先生:

我在出差的路上,今天读到您写给我的信。您在信中批评《环球时报》9月21日“不结盟运动首脑会新加坡妄提南海仲裁”的报道“捏造”事实,“胡编乱造”。我向编辑部了解情况后,作此回复。

《环球时报》记者是根据参加了不结盟首脑会议的知情人士介绍情况写成此文的。我们的信息源严肃、可靠,记者的采访扎实、认真,文章写的就是真实情况。因此我不能同意您对《环球时报》报道的指控。您本人作为驻中国大使,大概没有参加那次在委内瑞拉举行的会议,不是亲历者。可能是您的政府让您这样说的吧。

我注意到您的信中有一个细节,就是承认不结盟首脑会议主席国委内瑞拉拒绝新加坡的要求,对方为什么拒绝呢,拒绝了什么具体表述呢?您回避了,只是强调对方做得不对。其实《环球时报》文章就是对这个您没有说的情节和原因的展开。

中国社会长期视新加坡为友好国家,但是必须指出,在南海问题上,尤其是在所谓南海仲裁公布前后,新加坡的表现很让人失望。新加坡不是南海争端方,但你们的表态远远称不上中立,而是偏袒菲律宾、越南的立场,与美日形成呼应。此外,新加坡此前还接受美国在你们的基地部署濒海战斗舰和P-8反潜侦察机,谁都知道它们是对付中国的。新加坡的这些做法损害了中国利益。

看看东盟大多数国家是怎样平衡处理南海仲裁这一敏感问题的,我认为新加坡应当为你们在这个时候给自己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使绊而感到羞愧。我认为大使先生应敦促您的国家反思,而不是给报道真实情况的《环球时报》扣帽子。

《环球时报》编辑部非常愿意看到中新友好关系健康发展,我们曾发表社论,对新加坡在大国之间周旋的难处表示理解。但即使这样,我在此仍要对大使先生说,您的国家在南海问题上做过头了。新加坡在自觉或不自觉地站队,你们成为东盟中极少数最积极宣扬南海仲裁的国家,至少你们向外界传递出的信息是:新加坡在南海问题越来越公开跟着美日跑。

您在信中提到希望共同维护中新之间的“亲密友谊”,希望这是您的真心话,也希望这是您的政府的真心话和政策。我们最担心您作为驻华大使对中国公众说的话,与您的政府在不同国际场合的言行对不上号。但愿新加坡今后有关南海的言行能够证明这一担心是多余的。也衷心希望新加坡能扮演好中国-东盟关系协调国的角色,以你们今后在区域复杂局势中的表现赢得《环球时报》读者以及整个中国社会的尊敬。

环球时报总编辑 胡锡进

2016年9月27日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新加坡驻华大使和《环球时报》的争议发表谈话

新加坡讯,针对新加坡驻华大使和《环球时报》就有关报道爆发争议一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今天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了记者的有关提问。

下面是刊登在中国外交部网站上的有关问答:

问:据中方媒体报道,在日前结束的第17次不结盟运动首脑会议中,新加坡等极个别国家不顾众多国家明确反对,坚持要求在会议成果文件中强化涉南海内容。新方近日表示有关报道不符合事实,毫无依据。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注意到媒体有关报道。

不结盟运动并非讨论南海问题合适场合,其会议成果文件应根据不结盟运动长期坚持的协商一致原则,体现所有成员国的共识。事实很清楚,极个别国家坚持要求在成果文件中片面渲染有关涉南海内容,但这并没有得到不结盟运动绝大多数成员国的赞同,有关内容也没有反映包括中方在内的南海问题相关方的共识。

在中国和东盟国家的共同努力下,当前南海形势正朝着积极方向发展。中方希望有关国家切实尊重中方立场和与东盟方达成的有关共识,秉持客观公正立场,为中国—东盟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和南海问题妥善处理做出建设性的贡献。

问:关于不结盟运动首脑会议相关内容的一系列报道,是否会影响新中之间的友好关系?

答:去年中国与新加坡确立了与时俱进的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我想强调的是,在涉及双方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问题上,中新应该相互理解和尊重。



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回应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的复信

28日凌晨,新加坡外交部网站刊登了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就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27日的复信,以英文致函胡锡进。                                                                                             罗家良在回信中指出,这次争论的焦点在于《环球时报》21日的报道,没有准确地反映最近的不结盟峰会的过程。《环球时报》没有参加会议。必须以来未具名的消息来源报道。相反,新加坡是不结盟会议的成员,参加了这次峰会的所有进程。因此,我有相关的事实,这可以通过本次会议的公开记录进行检验。

罗家良说:“此外,你(指胡锡进)误读了我的信。不结盟会议主席没有拒绝新加坡的要求。事实上,不结盟会议主席不适当拒绝了东盟的集体要求,更新东南亚的段落,以反映所有东盟成员国的共识。这也是为什么东盟主席国老挝致信委内瑞拉外长,要求记录下东盟对不结盟会议最后文件的东南亚部分的段落的保留意见。你没有提及东盟主席的信件,我在上次给你的信中附上了这封信,我再次附上,希望你注意。”

罗家良说,新加坡始终采取明确的原则立场。我们的领导人已经和你们的领导人会见的多个场合强调了这些问题。我们的立场不同,但我们也不是对抗的,所以我们须要理解彼此的立场,接受差异,努力扩大相互的共同利益。

罗家良在信中再次要求环球时报在印刷版刊登26日给胡锡进的来信全文,并包括附件,因为之前的那篇报道就是刊登在印刷版上的,以让《环球时报》的读者完整准确地获得诚实、专业、客观和透明的讯息。




​不结盟运动首脑会 新加坡坚持提南海仲裁 恐影响中新关系

中国《环球时报》报道,第17届不结盟运动(NAM)首脑会议9月18日在委内瑞拉闭幕,会议通过了指导不结盟运动未来3年发展的《玛格丽塔岛宣言》。不过,据《环球时报》记者向参会的知情人士多方了解,在磋商成果文件过程中,新加坡曾执意要求塞入为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背书的内容,企图强化成果文件涉南海内容,由于多个国家明确反对未能得逞。

不结盟运动诞生于1961年,每3年举行一次会议,体现的是中小国家摆脱大国控制、奉行独立自主的意愿,一直努力保持对世界重大局势的影响力。本次峰会在委内瑞拉位于加勒比海的玛格丽塔岛举行,有来自不结盟运动120个成员国、17个观察员国和10个观察员组织的上千名代表参加。

有知情人士向《环球时报》记者透露,在磋商过程中,有不少国家发言,明确反对强化涉南海内容,此时新加坡代表表现得气急败坏,对反对其企图的国家的立场冷嘲热讽,甚至在争论中出言不逊,对立场公正的国家的代表恶意攻击。不仅如此,在外长会及其后,新加坡不断节外生枝,公开挑战委内瑞拉作为主席国的裁决,再次遭到不少国家明确反对。许多与会代表对新加坡不顾不结盟运动团结,公开挑战不结盟运动决策程序及惯例做法表示不满。新加坡出于一己私利,在磋商和会议中反复纠缠,多次拖延会议进程至深夜,也引起各国反感。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20日表示,不结盟运动是发展中国家联合自强的重要标志,为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是不结盟运动观察员。我们一贯支持不结盟运动奉行的宗旨和原则,重视不结盟运动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的重要作用。他说,我们将坚定支持不结盟运动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不断拓展和深化同不结盟运动的传统友谊、扩大互利合作,并继续同发展中国家站在一起,为维护发展中国家共同利益,携手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不懈努力。

2015年,新加坡接棒泰国成为中国—东盟关系的“协调国”,为期三年。不过在今年7月所谓菲律宾诉中国的南海仲裁案结果出炉后,新加坡的表现让人大跌眼镜。新加坡并非南海争端国,但除越南、菲律宾以外,东盟国家中只有新加坡明确表达了对所谓仲裁结果的认可。当中国和东盟国家在外长会议期间达成的务实性声明中没有提及南海仲裁的相关字眼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却在访问美国期间再次呼吁有关国家“尊重”所谓的仲裁结果。

今年8月15日至16日,中国与东盟国家在中国内蒙古满洲里市举行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13次高官会和第18次联合工作组会。会议后,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在回答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提问时,肯定了新加坡作为协调国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同时表示,“新加坡不是南海当事方,我们希望新加坡在不介入南海的情况下积极推动东盟国家与中国加强合作,加强协调,发挥更大的作用。”

知情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如果新加坡继续不恰当介入南海争议,势必将影响中新关系。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