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国家领导人为何访问中国后又紧接着访问日本?

星期四, 十一月 24, 2016



近几个月来,一些东盟领导人访问了中国,又在不久后跋涉到日本。这显示出了东盟国家在两国之间进行的平衡外交。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缅甸事实上的领导人昂山素季、以及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都在就职后,选择了中国作为东盟以外的访问首站。但是,他们很快之后又访问了日本。

杜特尔特在结束访华之旅的一周后,便前往日本。昂山素季将中国作为访问的第一站,将日本作为第五站。纳吉布则在访华的两周后,访问了日本 。

另外,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于9月份在杭州举行的G20峰会上与习近平进行了双边会晤,并在同月的晚些时候访问了日本。

新加坡管理学院(SIM)的东亚专家林大伟(Lim Tai Wei)在《海峡时报》的访问中提到:“外交礼节往往反映了一个国家对国家利益——国家安全、经济发展、盟国义务等——的优先排序。”

日本对东盟的“强烈追求”

日本对东盟的“追求”并不是新鲜事。《海峡时报》指出,前日本首相福田赳夫于1977年提出了“福田主义”,承诺日本与东盟缔结平等的伙伴关系,并在政治与经济等领域进行合作。

虽然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日本首相都不再将东盟置于优先考量位置。但是,在现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2012年12月就职以来,他可说是重振了日本的南向政策,并在头一年就完成了东盟10国的访问。此外,他还为东盟各国提供了慷慨的援助、技术转让和投资,同时寻求东盟国家支持他的安全政策。

据新浪财经网报道,日本于2015年对东盟10国的投资额连续第3年超过对中国内地和香港的投资。

这对东盟国家,特别是那些与中国在南海有领土争端的国家,还挺有效的。东京大学国际关系教授Heng Yee Kuang就告诉《海峡时报》:“较小的国家会对各方和不同大国进行平衡,以取得最大化的利益,但也会避免对某一大国太过亲密或过度依赖。”

他说,虽然老挝和柬埔寨都被认为是亲中国的,但他们仍然与日本交好,因为后者为他们在基础设施、人力资源和环境保护提供支持。

另外,Heng Yee Kuang也指出,日本的自卫队“做了一些历史性的举动,例如第一次与菲律宾海军进行联合训练、第一次驶进越南的金兰湾”。日本还向菲律宾和越南等国提供了巡逻船。

可见,日本的魅力攻势也超越了“软实力”的传播,并包括了军事能力的建设。

他将此称之为一种“巡逻船外交”,但也说明这一举动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象征性的。他说:“几艘捐赠的巡逻船无法跟中国推出的12000吨海警巡逻快艇做比较。”

中国对东盟的分化?

其他分析员也指出,日本通过强调法治,以将自己与中国——拒绝承认国际仲裁法庭对于南海仲裁案的裁决——区分开来。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本周在《海峡时报》中写道,中国对东盟团结的破坏,等于是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马凯硕指出,人们普遍认为在2012年的东盟联合公报的投票中,是中国向柬埔寨施压并让他们投否决票。同样的,中国也可能说服了柬埔寨、老挝和泰国退出东盟共同声明。另外,对“九段线”的情绪性维护,也是异于往常,而且还违背了其更大的全球利益。

他认为,中国虽然想强化东盟,但实际行为却是在分化东盟,而这其实是为了短期目标而牺牲了长期利益、为了区域关切而牺牲了全球利益。他因此呼吁,中国应该开始从根本上重新计算其在东盟的利益。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