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也将停止跟随美国

星期五, 十一月 18, 2016



特朗普的当选引起了澳大利亚未曾想象过的恐惧:澳大利亚和美国超过65年联盟的破裂。

《海峡时报》报道,自从特朗普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之后,自从特朗普上周取得了惊人的胜利以来,澳大利亚的分析家和前政治领导人对两国未来关系的不确定性表示担忧。美澳联盟长期被视为是澳大利亚国家安全的基础。面对此情况,评论者指出必须采取——或至少准备——更注重亚洲、且更独立的展望,增加国防开支,并强调加强与日本、韩国等国家的双边关系。

事实上,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昨天便表示,由于华盛顿(包括特朗普)都出现了广泛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协议的现象,它将支持中国推动的贸易协定。同时,澳大利亚表示表示支持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协议的建议书。FTAAP将会涵盖亚太经合组织(APEC)成员国、以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成员国,但将不会包括美国。

据《海峡时报》引述,即将参加这周末APEC峰会的澳大利亚贸易部长史蒂夫·乔博(Minister Steve Ciobo)昨天说:“自由贸易将成为每个人想的第一件事……由于TPP的未来淡然,我的部长级同事和我将努力完成一项关于FTAAP的研究,该协议旨在为建立自由贸易区而商定共同努力。”

不仅是安全或经济 也是价值观的破裂

然而,澳大利亚的问题不仅是特朗普威胁要重新审视该地区的传统美国联盟,而且也削弱了长期支撑联盟关系的“共同价值观”。

澳大利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与美国的结盟赢得了国内两党的双双支持,而且两国关系仅在近几十年来有所提升,包括最近向达尔文市派遣的2,500名美国海军。澳大利亚军队在每次外国战争中都与美国一道战斗,包括在越南和伊拉克的战争。这本来就曾引发澳大利亚国内的大力反对,再加上特朗普的获选,澳大利亚开始强烈质疑联盟的坚实性及破裂的可能性,特别是如果美国减少其对亚太事务的参与。

虽然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坚持认为,美澳联盟不会受到影响,因为它比任何一个政治家都更强大。作为前投资银行家和百万富翁的特恩布尔认为,特朗普是一个务实主义者,并且他们的商业背景将赋予他们同样一种“做得到”的积极态度。

但是,澳大利亚反对党于本周表示,特朗普的选举标志着一个“转变点”,并可能推动澳大利亚更加注重与亚洲的关系。

澳大利亚工党的外交事务发言人黄英贤(Penny Wong)于周二在Fairfax Media的访问中说道:“(我们)面临对一个非常不同的世界和一个非常不同的美国……对于工党而言,与美国的同盟关系虽然是澳大利亚外交和安全政策的核心,但是这一事实从来不意味着我们会摒弃我们的价值观。”

分析师也警告说,澳大利亚至少应该开始如何应对一种可能情况,即它无法再依赖与其最重要战略合作伙伴的无缝联盟。

前澳大利亚总理保罗·基廷(Paul Keating)呼吁澳大利亚政府保留联盟的基本方面,如情报共享和对军事行动的密切协商,但采取更独立的外交政策。他告诉ABC电视台说:“我们要做的,是以我们自己的方式进入亚洲……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基本上是:我们有权力跟随着美国…而这是停止跟随的时候。”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