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TPP“画饼”让东南亚五味杂陈

星期三, 十一月 23, 2016


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21日在一段视频中说,上任后他将签署一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意向声明。对于这一消息,一些东南亚国家的心态可谓五味杂陈。

一年前,东南亚的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和文莱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8个环太平洋国家完成部长级谈判,达成TPP贸易协定。当时,东南亚国家中有人欢喜、有人羡慕、有人追寻、有人思考。仅仅一年后,这些心情转化成了不满、愤怒、庆幸、反思与另寻别路。

上月底美国总统竞选如火如荼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就借美国媒体之口隔空喊话,释放出近乎是警告式的话语:“你们(美国)把越南拉入TPP,把日本拉入TPP……你们现在却说你们要走人了……这是美国的失败。”特朗普胜选后,李显龙的口吻已由激烈转为平复、无奈甚至有些悲伤。

越南正在冷却持续好几年的“TPP热”。本月17日,越南总理阮春福明确表示,本届国会不会审议TPP,原因是目前不具备审议的基础。同一天,越南通讯社援引经济学家的观点报道,越南经济不会因TPP流产受到严重影响。而此前,一些西方政客和经济学家一直在鼓吹,越南将成为TPP最大的受益者。

马来西亚国会先前已批准TPP并启动相关法律的修改和调整程序,而如今特朗普的表态让马来西亚感到失望。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和工业部长穆斯塔法说,TPP生效需要至少6个国家批准且这6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之和必须超过TPP成员国总GDP的85%以上。鉴于美国的GDP占12个TPP国家的六成,这意味着美国对TPP能否生效实际上拥有“一票否决”权。对马来西亚等国来说,受TPP流产潜在冲击最大的往往是政府的执政基本盘。这些国家在立法程序上也许不会受到掣肘,但政府依然要付出巨大努力来说服本国的利益集团。美国的退出不仅让人感到失望,而且马政府还得花费精力收拾一堆“烂摊子”。

对于泰国、印度尼西亚等没有加入、但却一直寻求加入TPP的东南亚国家来说,此刻的心情有感叹也有庆幸。泰国自2012年就开始寻求加入TPP,这两年更是有日本这个“中间人”不断在给泰国许承诺、“打保票”。而今剧情逆转,泰国开始转向其他区域贸易框架以求突破。

这两年,很多东南亚国家被TPP这个以“美国规则、美国标准”为核心的概念激起过兴奋、描绘出憧憬。当美国自己撕掉“画饼”,有人开始反思这个“美国本位”的设计方案。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高级研究学者胡逸山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事实上,TPP的命运在美国总统选举前就已确定,只不过当时有人指望,如果希拉里胜出,与她同属民主党的现任总统奥巴马会在剩余任期内推动国会批准TPP。随着特朗普赢得总统选举,这一希望已经破灭。

如果说新加坡力推TPP的背后有着地缘政治方面的考虑,那么,对马来西亚、文莱这些一心指望通过TPP促进贸易、拉动经济增长的成员国来说,一旦TPP最终无法生效,它们必然需要通过其他方式寻求新的增长途径。

其实,一些东南亚国家很清楚,TPP是奥巴马政府“亚洲再平衡”战略的经济棋子,它从设计之初,就不是一个纯粹的贸易协定。泰国《民族报》上月底摘录观点指出,TPP的失败在于它是一个为政治利益集团服务的协定,而非致力于成员国民众的福祉。“这份秘密到迄今不能公开的协定是西方大国贸易巨头和利益集团的特权化身,其他成员国的贸易一旦不符合它们的心意就会被诉诸它们预先设定好的法律。真正的贸易协定应当基于每一个国家的相互尊重,基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新华社记者凌朔 林昊)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