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美国力邀东盟聚会耐人寻味

星期一, 二月 15, 2016


15日至16日,美国将首次在本土举行美国与东盟国家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继去年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吉隆坡与东盟国家领导人举行峰会之后,美国在不到3个月时间内再次邀请东盟国家领导人集体会晤,显示出美国对东盟日益高涨的热情,耐人寻味。美国在会议上会抛出怎样的话题?心态各异的东盟国家是否愿意跟随美国“合唱”?会议是否会取得实质内容?这些问题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

奥巴马急于炮制外交遗产

自提出“重返亚洲”和“亚太再平衡”战略以来,美国一直试图加强和东盟的关系。从2013年起,美国每年都借东盟峰会会晤东盟国家领导人。2015年11月,美国推动双方关系由伙伴关系升级为战略伙伴关系。分析人士认为,在美国试图加大介入亚太事务的过程中,正越来越重视东盟作为一支整体力量的崛起。特别是去年底东盟建成共同体后,美国进一步意识到,要想在亚太地区推行其外交政策,除美国与各国的双边外交外,美国亟须得到东盟对美国外交的整体支持和配合,并希望东盟服务于美国在亚洲的长期战略。

基于这一想法,美国急于强化与东盟之间的沟通机制,甚至替东盟“定调”、“定向”。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今年1月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发表讲话时提到,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将逐步“制度化”,即便美国领导人更迭,这一战略也会延续下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本·罗兹近期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我们希望表明,美国正在参与亚太地区未来十年的议题设置,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用最高级别的形式参与东盟这类地区组织”。

泰国朱拉隆功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卡维·从提塔旺说,奥巴马召集这次会议无非是想在卸任前为美国和东盟在某些问题上建立起一个稳妥的架构,其最直接的目的是,使之成为奥巴马拿得出手的一笔“外交遗产”。

美国东西方中心高级研究员、亚洲安全事务专家饶义认为,奥巴马希望向东盟各国领导人直接沟通美国的立场,试图说服他们更强硬地支持美国主导的地区秩序。

用会议、会晤、峰会等多边外交形式与一些地区组织“晒亲密”是美国惯常使用的外交手法,但并非每次都有成效。2015年5月,美国召集海湾国家领导人在戴维营举行峰会,受邀6国中,包括沙特在内的4个国家因不满美国中东政策而未派元首出席,被《华盛顿邮报》称为“孤独峰会”。


会议象征性大于实质成果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冷战和东亚问题学者文安立认为,这次会议“象征性大于实质成果”。

当前,美国正进行总统预选,民主党能否继续执掌白宫仍是未知数。任期不足一年的奥巴马在这次会议中能敲定怎样的“重要决策”,能否保证政策的延续性,均存在不确定性。

作为对话的另一方,东盟各国政坛近期也发生了不少变化。越南和老挝1月分别举行越共十二大和老挝人民革命党十大,确定了领导层的人事交替,新班子尚未正式上马。缅甸新政府正在组建,总统人选尚未确定,现任总统吴登盛以日程冲突为由拒绝赴美,指派副总统吴年吞前往参会。泰国正忙于2014年军事政变后的修宪和首次选举。菲律宾将于几个月后举行总统选举,“后阿基诺时代”的政治格局存在多重不确定性。东盟各国国情不同,与美国的关系以及对美国的诉求各异,在地区问题上也存在不同见解和主张,这些都给会议成果增加了变数。

分析人士认为,奥巴马推动这次非正式会议,并不指望美国与东盟达成某种具体协议,主要目的是给东盟国家吃一粒“定心丸”,证明美国政府推出的亚洲新战略不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空话。美国还想把一些敏感问题搬到桌面上来,在美国“主场”试探各国反应。

因此,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东盟研究中心负责人邓秀岷判断,美国东盟国家领导人会议“不会有任何重大宣布或政治倡议”。

敏感话题难获东盟集体支持

东盟地区观察家指出,奥巴马2009年提出亚洲新战略至今已过去6年多,东盟国家并未在美国“重返亚太”的口号声中获得新的动力。相反,不少人目睹了美国介入地区政治和矛盾,甚至煽风点火、制造麻烦、搅浑原本平静的水域。

柬埔寨战略研究院主席强万纳里认为,会议很可能会涉及南海问题。但他强调,在南海问题上,“东盟并没有权力或合法权利介入成员国之间或成员国与他国之间的争端,有关当事方之间的直接对话与协商是化解争议、管控争端和冲突的最佳途径和最有效方式”。他说,本月早些时候,洪森告诉到访的美国国务卿克里,东盟不能在南海问题上火上浇油,在南海问题上东盟无权评判。柬埔寨政府发言人近期也重申立场,柬埔寨不希望看到第三方或无关方插手这个问题,任何外部介入都会使问题复杂化。

柬埔寨亚欧大学国际合作部主任约瑟夫·马修斯强调,通过对话协商来解决争议最利于地区安全和经济,柬埔寨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同与认可。

在美国哈佛大学中国问题专家柯伟林看来,与会的每一个东盟国家“都与中国保持有全面关系,而且大多数关系非常积极”,因此,这次会议不可能成为一次“反对中国的聚会”。

面对美国在东盟不断推介所谓的地区安全机制,东盟有自己的主张。马来西亚总理前政治秘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高级研究学者胡逸山说,今年东盟可能还会与俄罗斯及印度举行类似领导人会议,东盟传统上会在超级大国间寻求平衡立场。

东盟国家更关注双边话题

对于受邀国领导人来说,前往美国与奥巴马会晤,他们更关心能给各自国家带来何种实际利益。

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希望美国在反恐议题上加强与东盟国家的合作,并在经贸层面向东盟展示更加务实的姿态。胡逸山提出,美国只有把所谓的“亚太再平衡”或“重返亚太”重心放在经济上,才会在东南亚赢得真正的朋友。

泰国希望借助这次会议改善西方国家对泰国军政府的态度。卡维说,泰国正在寻求为泰美两国领导人的非正式会晤创造机会。泰国正大管理学院中国东盟研究中心主任汤之敏指出,泰国军政府首脑这次应邀赴美出席会议本身就是政府外交的胜利。

柬埔寨则希望通过这次峰会尽早改善柬美关系。柬埔寨最高国家经济理事会高级顾问梅卡利安说:“柬埔寨需要安全、援助、投资、贸易、技术转让、人力资源扶助等,而这些,美国都有。”

定居泰国的地缘政治分析师托尼·卡尔塔卢奇在近期一篇分析文章中指出,泰国、印尼、马来西亚、老挝、缅甸等国都面临着不同的政治挑战、经济困难和恐怖主义威胁。对于这些国家而言,当务之急是解决诸多国内问题,而美国提出的地区安全机制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汤之敏认为,东盟各国与美国之间的利益存在明显差异。

当美国希望东盟在一些地区议题上能听从美国的“主导”,形成与美国一致的声音和步调之际,东盟国家更希望通过与美国的对话,解决各国的实际问题。不同的出发点和目标,决定了美国想搞一次由美国“领唱”的“大合唱”并不现实。(新华社执笔记者:凌朔、柳丝;参与记者:薛磊、李颖、林昊、陈家宝、杜白羽、杨天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