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任正非最痛恨的事 新加坡李显龙一直在打

星期一, 五月 23, 2016


最近,中国网络社群因为华为公司创办人任正非“炮打深圳市”的激烈言论,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任正非“炮打深圳市”,主要就是因为深圳的高房价。华为总部目前就在深圳市。

有分析指出,任正非惊天一怒,可见中国的高房价正在威胁中国所有企业的生存环境,中国最优秀的企业,世界通讯制造的龙头都已经感到了高房价带来的沉重压力,何况中国其它企业。

上星期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深圳和上海房价4月份继续飙升,分别同比增长62.4%和28%。

深圳房价上扬62.4%,这无疑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任正非在“炮打深圳市”时表示,高土地价格,高房价,已经导致了生产要素成本急剧上升,必然导致中国企业的竞争力下降。

任正非也在受访时说,算一算每平方公里承载了多少产值,这些产值需要多少人,这些人要有住房,要有生活设施。生活设施太贵了,企业就承载不起;生产成本太高了,工业就发展不起来。

换句话说,房子太贵了,推高了生活成本,随之而来的是企业用工成本增加,让企业压力山大。

华为公司所在的深圳市龙岗区,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对前两月经济分析的报告中提到,在楼市火爆的带动下,房地产投资额占到固定资产投资比重的74%,制造业投资大幅萎缩,同比下降60.4%,占比仅为5%。

龙岗区的官方报告指出:“制造业是我区的支柱行业,制造业不振将对我区未来的经济增长造成沉重的打击,因此在房地产行业投资火热的同时,应该要警惕制造业投资大幅萎缩的问题。”

“房价的上涨抬高了租金,给刚毕业的大学生等年轻人增加了生活负担,排挤了一部分有用之才到我区就业,同时商业办公及厂房的租金也被抬高,一些企业受困于成本的上升,不得不整个企业或者将部分经营活动迁出我区,这对我区经济总量的增长起到了负面的影响。”

任正非的言论引发了震撼,一位媒体人为此撰写的文章《不要让华为跑了》,也立即刷爆中国的社交媒体。

一位分析人士发网帖感叹道,当中国最优秀的企业都承受不了中国的高房价、深圳的高房价所带来的巨额成本之际,中国所有的企业都承受不了。当中国最优秀的企业,世界龙头企业华为的员工都买不起房子,那中国其它企业的员工更是买不起房子,中国的高房价已经成为了压在人民头上、企业头上最为沉重的大山。

其实,房价飙升,对经济的影响,早就为有识之士所高度关注。

多年前,上海市长韩正在谈及高房价的时候就指出,房价高企,使得希望到上海来的人才却步,最终损伤上海的经济发展。去年10月,市委书记韩正指出,上海房价已经很高,如果不坚持调控,将影响上海经济持续平稳健康发展,也会削弱城市的竞争力。但是,上海市的房价今年以来也是大幅飙升。上海市也随即推出了严厉的打房措施。

上海市的例子也说明,即使是领导层看到了房价问题的极端严重性,但房价还是无法得到调控。

新加坡的经验教训

在新加坡,政府其实也一直高度关注房地产的走势,及其对经济的影响。

新加坡从2009年开始实施打房措施,逐步加码,到现在依然没有松手。

要知道,新加坡经济目前正在进行彻底的结构调整,同时紧缩外来劳动力造成了劳动力市场的紧绷,加上全球经济经济不振,尤其是中国经济放缓,导致新加坡经济也在大幅放缓。

按照很多人的做法,既然经济放缓,就搞房地产。但新加坡政府不为所动。尽管一些商界人士一再要求政府放松打房措施,但新加坡政府在今年的财政预算案中指出,现在不是放松打房政策的时候。

在新加坡,住房分为公共住宅和私人住宅两部分。公共住宅类似中国的经济适用房,由政府发展,实现“居者有其屋”;私人住宅则由发展商发展,满足对高级住宅的需求。私人住宅的价格基本上是按照市场调节,但要是价格被炒得过热,政府就会干预。

1995年和1996年,新加坡的房地产出现火爆的景象,人们拼命买房,大肆炒作。新加坡政府发现房地产严重过热,于是宣布了严厉的打房措施。1996年年底,新加坡政府推出一年内卖房征收巨额增值税的措施,迅速冷却了房地产市场。

紧接着出现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新加坡房价在半年内狂跌40%。尽管当时炒房的很多人在金融风暴中受到严重打击,但更多人因为1996年底的打房措施而逃过一劫。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来临,很多经济体推出了宽松措施,大举增加市场流动性。市场上的钱越来越多。而这些钱都纷纷涌向房地产,导致金融危机房价反而走高的奇怪景观。

新加坡的房地产也在那个时候开始上扬。但到了2009年,密切关注房地产走势的新加坡政府,推出打房措施,遏制房地产价格的上扬。

2009年以来推出的一系列打房措施已经出现了成果,新加坡的私人住宅价格已经跌了10个季度,为近20年来最长的下跌时长。新加坡政府的打房措施包括买家的房贷每月还款不得超过借贷者月收入的60%,以及提高买屋者的印花税等。

随着打房措施坚持不懈,一些房地产相关企业都大叫受不了,他们通过各种途径,希望政府放宽房地产政策。但新加坡政府已经表示,不太会解除从2009年开始推出的打房措施。由于低利率和外国买家的大量需求,让政府觉得房地产市场正在过热。

尽管房价下跌,新加坡的房价依然比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房价水平高出50%。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10多年来也多次谈及房地产价格和整体经济的关系。李显龙指出,房地产价格过高,会导致经商成本的增加,最终导致外资却步而影响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其实,李显龙谈及的这个情形,正式深圳市目前遭遇的窘境。

实际上,新加坡目前正在进行的经济转型,希望新加坡成为亚洲的硅谷。这样的目标就需要大批科技人才到新加坡的创业。新加坡也推出多项措施,支持在新加坡创业的起步公司。但要是房地产价格太高,科技人才就得在住房方面支付更多,起步公司在新加坡的创业成本就会大幅增加,最终损害新加坡的经济转型。

事实上,国际上一项针对企业外派人士的成本开销的调查,新加坡的豪华住宅在亚洲是最贵的之一,仅次于香港。

这显示,新加坡政府的打房措施确实是很有必要的。

华为在深圳的境遇,必将引发中国经济进行重大的调整;新加坡在这方面也有过教训和经验。而对于新加坡这么一个高度经商自由的经济体,长期以来尚且要密切注意房地产的走势,并持续坚持打房措施,这非常值得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参考。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