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50周年 中国没有批文革

星期一, 五月 16, 2016


今天是中国文革50周年纪念日,中共和中国当局,并未如外国右派媒体期许的那样,对文革进行批判,又或者举行所谓的“反思”文革。

50年前的今天,中共中央发出通知,撤销以彭真为首制定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通知痛批《汇报提纲》只允许一些人“放”,不允许另一些人“放”。

这份通知被视为文革的正式开始。

文革发生后,一方面,国家主席刘少奇主导向大专院校派出工作组,被视为镇压学生运动;另一方面,一些当权派的子弟,开始了打老师、抄资本家的家等打砸抢行为。加上被打倒的当权派也开始部署反击,文革最后陷入混乱。

8月,毛泽东主持制定了《中共中央关于文革的决定》(简称16条),其中指出:“有些学校、有些单位、有些工作组的负责人,对给他们贴大字报的群众,组织反击,甚至提出所谓反对本单位或工作组领导人就是反对党中央,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就是反革命等类口号。”《16条》还警告说:“不许用任何借口,去挑动群众斗争群众,挑动学生斗争学生”。

但是,文革最后酿成了打倒一切和武斗的局面,导致文革的初衷和成果被彻底扭曲。

对于文革,中国官方和民间都存在着巨大的争议。一些人要求全面否定文革,另一些人则要求继承文革的合理部分。

目前,中国很多基层百姓都认为文革有着合理的部分,但一些所谓的学者,却把所有认为文革存在合理部分的群众,一律打为“极左分子”。

在文革中遭到冲击的邓小平,文革结束后曾讲过这么一段话:“关于文化大革命,也应该科学地历史地来看。毛泽东同志发动这样一次大革命,主要是从反修防修的要求出发的。至于在实际过程中发生的缺点、错误,适当的时候作为经验教训总结一下,这对统一全党的认识,是需要的。”

他说:“文化大革命已经成为我国社会主义历史发展中的一个阶段,总要总结,但是不必匆忙去做。要对这样一个历史阶段做出科学的评价,需要做认真的研究工作,有些事要经过更长一点的时间才能充分理解和作出评价,那时再来说明这一段历史,可能会比我们今天说得更好。”

但邓小平过后很快又组织制定了一份全面否定文革的《决议》,这份决议实际上也违背他自己之前的表述。

过去三十年的改革开放,缺乏文革倡导的人民的监督,导致腐败横行,甚至出现政治局常委带头贪污腐败的中共历史上绝无仅有的腐败局面,十七届政治局25人竟然被揪出4名严重腐败分子。这使得人民再度回忆起文革的初衷,要清除党内资产阶级的代理人。

但是,文革50周年来临时,包括香港报纸在内的一些境外媒体,开始搞纪念和反思,甚至营造舆论似乎要中共借此机会重申反对文革。

不过,今天中国主要报纸都没有提及文革。

看来,邓小平针对文革所说的,“要对这样一个历史阶段做出科学的评价,需要做认真的研究工作,有些事要经过更长一点的时间才能充分理解和作出评价,那时再来说明这一段历史,可能会比我们今天说得更好”,这计划迄今还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文革结束已经40年,似乎时间还不够长,那就再等一段吧。(图为大连国际徒步大会,民众亮出“大海航行靠舵手”横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