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批判新加坡外交官有关中国“分裂东盟”的言论

星期日, 七月 17, 2016



综合讯,中国国务院直属的新华通讯社,今天发布电讯稿,罕见地批驳新加坡两位外交官四月份有关中国与文柬老达成共识属“分裂东盟”的言论。新华通讯社对两个多月前新加坡两位外交官的言论进行批驳,是极为罕见的做法。

新华社在今天发布新华社记者凌朔题为的《挑拨的把戏——历史天平上的南海仲裁案(四)》一文。文章说:“今年4月,新加坡《海峡时报》援引两位新加坡外交官的话,指称中国与文莱、柬埔寨、老挝等国在南海问题上达成四点共识属于‘分裂东盟’之举。此后,一些美国媒体如获至宝,把论调当‘标签’,随手乱贴。”

文章说:“必须承认,南海问题在东盟内部造成了不和谐因素,扩大了东盟各成员国间的分歧,给东盟一体化进程制造出前所未有的新障碍。这是客观的事实。但是,制造这些分歧的绝不是中国人。”

文章指出:“造成这一现实的最直接的事件,是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最直接的操刀手,是菲律宾前总统阿基诺三世。但如果再深挖阿基诺三世背后的始作俑者,恐怕另有其人。因为,作为东盟成员国之一的菲律宾,东盟分裂并不符合它的国家利益,而对于其他一些域外国家而言,乱则生利的心态由来已久。”

新华社毫不讳言地点名美国才是分裂东盟的始作俑者。

新华社的文章说:“搞阴谋,搞分裂,在中国人的价值观里,向来登不上大雅之堂,算不上君子所为。倒是看看冷战时期的拉美,看看美国在自己‘后院’里捣鼓的那些事儿,手法伎俩如出一辙。”

文章同时也指出:“还有一个明确的事实,那就是从2012年4月的黄岩岛事件到2013年1月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在短短半年多时间内准备出多达4000多页的诉讼材料,非一个普通律师团能力所及。要么在黄岩岛事件之前就开始谋划,要么有更多的国家或方面参与其中。从一开始,这些幕后大佬们就应该很清楚,如此借东盟国家为跳板卷入地区相关事务势必将扩大东盟内部的分歧。”

文章说:“美国人2009年开始喊‘重返亚太’的口号,一年后推敲措辞、整合理念,推出了‘亚太再平衡’战略。回顾过去六、七年,东南亚并没有因为美国的‘重返’而变得和谐,也没有因为美国的“再平衡”而变得团结。现实中,真正“重返”的恐怕是挑拨与生乱的动机以及霸权与干涉的野心。”

新华社在时隔三个月打破沉默公开批判新加坡两位外交官的言论,这在以往实属罕见。

今年4月,《海峡时报》报道说,新加坡巡回大使、前东盟秘书长王景荣对柬埔寨和老挝同中国就南海主权纠纷,达成共识,感到意外,并指出,此举可被视为干预东盟内政。王景荣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举行的东盟论坛上说,柬埔寨和老挝并没有涉及南海主权纠纷,因此,两国同中国在这个课题上,达成4项共识,令人意外。

他指出,涉及南海主权纠纷的东盟成员国已经同意以双边谈判的方式,同中国解决问题。

王景荣表示,老挝今年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国,因此,可能认为应该为东盟发言。

海峡时报在同一篇报道中说,新加坡另一名外交官、新加坡外交部政策顾问比拉哈里·考斯甘,则认为上述共识可能被视为在国际法庭就菲律宾提出的南海争议进行裁决之前,分化东盟的手段。

他警告说,中国对东南亚大陆日增的影响力,可能对东盟带来更广泛的地缘政治影响,而双方日益增加的经济影响,正在将它们捆绑在一个经济空间里。

两位外交官的言论立即引发了各界的高度关注。但新华通讯社当时并未进行报道,而是由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进行反驳。

刘振民4月底新加坡出席第11次东盟-中国高官磋商实现《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会议时在会议场外说,每个东盟国家都有自己的主权,中国永远不想分化东盟。

他表示,目前还不清楚新加坡两位外交官的言论是对中方的误解还是另有解读,中方已经向新加坡政府了解情况,但很显然这种说法是错误,因为中国一直支持东盟共同体的建设以及东盟在东亚区域合作当中发挥中心地位。

刘振民指出:中国不会像有些评论说的,分化东盟。也不存在中国能分化东盟的问题,东盟国家都是主权独立的国家,谁也分化不了。

刘振民同时指出,当前东盟在一体化和共同体的建设进程中,确实出现了域外国家通过双边军事安排进行插手的问题,这才是导致东盟出现分裂的隐患,需要引起各方的注意。

紧接着,《联合早报》引述刘振民说,新加坡外交部官员已澄清,两位巡回大使的言论“完全是个人言论,不代表新加坡政府”。

该报引述刘振民说,两人的言论“基于错误理解或判断”,中国支持东盟壮大发展并且在区域发挥核心作用,而东盟各国也在会上表示与中国的对话伙伴关系“活跃强劲”。

而海峡时报报道说,当时,王景荣被问及此事时,说这是他私人的看法,不代表新加坡外交部。该报引述王景荣说:“我是在一个论坛,回应底下的一个提问……我是以私人身份说的,不是以新加坡外交部官员的身份说的。”

新华社当时也没有报道刘振民的相关谈话。

上星期,海牙的一个仲裁庭就菲律宾提交的南海案作出裁决。新华社过后,发表了系列文章,批驳仲裁庭的裁决。上述文章,是系列文章中的一篇。

7月13日,新华社在一篇批驳南海仲裁裁决的文章中,也提及新加坡。

这篇题为《谁是操纵南海问题的“幕后黑手”——二评南海“仲裁结果”出炉》写道:“事实是,美国在抛出‘重返亚太’战略后,近年来加紧布局:增兵澳大利亚达尔文港、进驻菲律宾苏比克湾、增加新加坡樟宜军事基地部署……根据美方规划,到2020年,美国海军60%的舰艇将部署在太平洋地区,六成空军海外军力也会逐步转至这一地区。”

新华社作为国家通讯社,在有关新加坡的报道评论方面,一直非常“友好”,这次通过电讯稿批驳新加坡外交官的言论,极为罕见。

下面是新华社今天发布的文章的全文:

挑拨的把戏——历史天平上的南海仲裁案(四)

新华社记者凌朔

今年4月,新加坡《海峡时报》援引两位新加坡外交官的话,指称中国与文莱、柬埔寨、老挝等国在南海问题上达成四点共识属于“分裂东盟”之举。此后,一些美国媒体如获至宝,把论调当“标签”,随手乱贴。

首先,必须承认,南海问题在东盟内部造成了不和谐因素,扩大了东盟各成员国间的分歧,给东盟一体化进程制造出前所未有的新障碍。这是客观的事实。但是,制造这些分歧的绝不是中国人。

造成这一现实的最直接的事件,是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最直接的操刀手,是菲律宾前总统阿基诺三世。但如果再深挖阿基诺三世背后的始作俑者,恐怕另有其人。因为,作为东盟成员国之一的菲律宾,东盟分裂并不符合它的国家利益,而对于其他一些域外国家而言,乱则生利的心态由来已久。

搞阴谋,搞分裂,在中国人的价值观里,向来登不上大雅之堂,算不上君子所为。倒是看看冷战时期的拉美,看看美国在自己“后院”里捣鼓的那些事儿,手法伎俩如出一辙。

就南海问题,记者在过去两年的采访中,已有不止一位菲律宾人士话里话外向记者透露,搞南海仲裁案超出了菲律宾一国的能力。甚至有人明确点出菲律宾南海仲裁案后有“首脑”,且“不止美国一个”。东盟分裂,南海生乱,对谁有利,一眼就能看出。

还有一个明确的事实,那就是从2012年4月的黄岩岛事件到2013年1月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在短短半年多时间内准备出多达4000多页的诉讼材料,非一个普通律师团能力所及。要么在黄岩岛事件之前就开始谋划,要么有更多的国家或方面参与其中。从一开始,这些幕后大佬们就应该很清楚,如此借东盟国家为跳板卷入地区相关事务势必将扩大东盟内部的分歧。

对熟悉东南亚史的人来说,域外国家搅和东南亚,在领土问题上指手画脚、搬弄是非、挑拨离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东南亚地处两洋之间,陆地和海洋资源丰富,区位交通地位自古突出。在东南亚遭受殖民统治之前,中国和印度文化对东南亚影响最大,而且,这两个在历史上曾经强大的国家一直是以最淳朴的贸易交通、文化交流和民间交往作为与东南亚沟通的纽带。但十五世纪后,东南亚丰富物产资源和优越的地缘优势被远洋探险的西方人发现,在短短几十年间,西方多国殖民者纷至沓来,用火炮和战舰瓜分了东南亚几乎所有国家,唯一一个未被殖民的东南亚国家暹罗(今泰国)也被迫与西方列强签订了诸多丢卒保车式的不平等条约。

域外殖民势力在东南亚拉帮结派、明争暗斗、刀俎他国、鱼肉利益,使东南亚一度进入一个边界混乱时期,其中一些争端遗留至今,贻害了当地人,却满足了一些局外人作壁上观、伺机牟利的心态。当年,荷兰殖民者给印度尼西亚划定了边界,但却留下了与马来西亚在加里曼丹岛分割问题上的纠葛;占据马来西亚的英国殖民者在与盘踞中南半岛的法国殖民势力协调利益后划分了马来西亚与泰国之间的边界,造成了今天泰国最南部三府信仰差异、边界矛盾、分离主义、恐怖活动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态势;英国和法国殖民者还刻意把泰国、老挝、柬埔寨之间的边界设计成来回穿梭于自然山脉与河流的格局,致使泰国与柬埔寨、泰国与缅甸之间至今有说不清的领土争端;英国殖民者还强化了两个“嵌入”式国家文莱与新加坡的附庸属性,葡萄牙殖民者则死守“嵌入”印尼的东帝汶,试图分而治之、借力打力。

时至今日,东南亚国家间以及东盟国家间存在的主要矛盾与心理嫌隙,基本都可以追溯到殖民者在大殖民时期设下的圈套。可以清晰看出,为了眼前利益,西方宗主国丝毫不顾及殖民地的利益,西方国家对于自己的一些政策与决策是否会造成其他国家间贻害千年的历史纠葛就更不关心了。

殖民时代已经过去,但西方霸权主义与干涉主义正在借炒作南海等地区问题死灰复燃。东盟国家间是否会坦诚、互信、合作、团结不会是西方霸权主义与干涉主义势力考虑的因素。不管它们喊着什么冠冕堂皇的口号,在它们的内心深处,挑拨离间、间而分治、治而生乱、乱则生变、变则生空、空则可入、入则邀利的道理可用于它们眼中一切域外地区,这才是“巧实力”的内幕。在它们眼中,域外之乱是其谋求最大化国家利益的绝好时机与环境。过去十五年,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就是被套入西方霸权主义和干涉主义的魔咒而深受苦难。

美国人2009年开始喊“重返亚太”的口号,一年后推敲措辞、整合理念,推出了“亚太再平衡”战略。回顾过去六、七年,东南亚并没有因为美国的“重返”而变得和谐,也没有因为美国的“再平衡”而变得团结。

现实中,真正“重返”的恐怕是挑拨与生乱的动机以及霸权与干涉的野心。而这些想法,早已遗臭在历史中。(新华社北京7月17日电)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