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专家:不可能杜绝会传播寨卡的伊蚊

星期五, 九月 16, 2016



新加坡寨卡疫请再度升温。截止9月16日,新加坡寨卡病例新增14起病例,使病例总数从355起上升至369起。

其中,有2起病例在盛港中环以及盛港东大道被发现。裕盛路的弗农公园(Vernon Park)也出现新病例,一共4起病例。

另外,有4起新病例在阿裕尼湾被发现,目前为止一共有283起病例与该疫区有关联。

除此之外,谊立雅台也出现新病例,使该疫区的总病例达11起。

随着新加坡每天出现新病例,各造正苦苦探讨该埃及伊蚊是否是传播寨卡、骨痛热症、基孔肯雅病,以及黄热病的主要蚊子。既然伊蚊是有害的病媒蚊,那能不能杜绝伊蚊滋生呢?

答案是,No。



科学家指出,要杜绝伊蚊滋生绝非易事,有许多原因导致昆虫大量繁殖及进化,让昆虫成了全球最致命的动物。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生物科学部教授指出,这样的进化,使昆虫高度适应城市的环境,使其能够在任何甚至是很少量的积水就能集腋成裘。伊蚊繁殖栖息地遍布在住家的各地方,如水槽的裂缝,这是个不易被人发现的角落。

“雌伊蚊繁殖的速度非常惊人,它每次能产100至200个卵,一生中能繁殖5次。”那就是说,平均一只雌伊蚊能产500至1000只蚊子那么多,繁殖的数目太吓人了。




由于蚊子的繁殖离不开吸食人血,所以它们喜欢住在靠近人类的栖息范围。

杜克-国大医学院新发传染病副主任表示,埃及伊蚊进化到只吸食人类的血液。目前,杜绝伊蚊并非长久之计,而且费用也很高昂。

“当有关当局大砸把蚊子消灭后,日后仍需再花一大笔钱去持续性地进行灭蚊工作,对抗蚊症避免病毒重现。但是,我们的资源有限。”

李光前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黄博士说,蚊子的适应不同环境的能力非常强,这也促使杜绝蚊虫滋生的工作如此艰巨。在新加坡要想根绝蚊虫滋生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目前没有即不严重破坏生态环境,又能有效灭蚊的高技术。

新加坡环境及水原部长马善高表指出,虽然喷射驱蚊雾能有效歼灭携带寨卡病毒的伊蚊,但是任意地在各区域喷射驱蚊雾,并非明智之举。他明白,大家都喜欢喷射驱蚊雾,因为它的效果显而易见的,但须知它并不能根治问题。

目前,有一项灭蚊试验正在进行,即通过伊蚊匹配让雌蚊感染沃尔巴克氏体寄生细菌,使伊蚊的基因改造,让雌伊蚊无法孵化,以伊蚊群断子绝孙方式来控制伊蚊的繁殖速度。沃尔巴克氏体是一种在自然界节肢动物体内广泛存在、能经卵传递的革兰阴性细胞内共生菌。据估计,约65%的昆虫种类和28%的蚊虫种类天然携带沃尔巴克氏体。

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目前这种新的灭蚊方法,正扮演预防骨痛热症的重要角色。

目前,这项新技术被研究半年后,预计将在2020年在蚊症高风险地区推出。到时,很有可能在不破坏生态环境的情况下,以这种低成本的城市生态系统来消灭伊蚊。
专家说,这项强大的伊蚊控制技术随时做好准备。

更多关于寨卡疫情的详情,可浏览:http://www.nea.gov.sg/public-health/vector-control/overview/zika-clusters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