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喜欢特朗普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16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不断地抨击中国,把中国形容为美国制造业的“强奸”者。面对这些刻薄的字眼,中国外交政策制定机构中的许多人依然非常喜欢他,认为这是“一个交易商的语言”。

据彭博社报道,曾在2007年至2011年任中国驻华盛顿特使的阮宗泽说:“我认为中美关系在特朗普任期内有更大的发展机会。特朗普是一个商人,而中国喜欢跟商人打交道,因为他们是务实而不是被意识形态所弯曲的。一个商人能使纯粹的政治家所认为不可能的事,成为可能。”

虽然特朗普的中国政策将大多取决于他选择的内阁成员、以及议会中对他的支持和反对,但他的方式将与希拉里——任国务卿期间负责美国重返亚洲战略,并通过对人权问题、网络安全和领土争端进行的评论而惹恼中国——不同。

前里根政府的国防官员、现特朗普政权交接团队顾问迈克尔•皮尔斯伯里(Michael Pillsbury)告诉彭博社说,虽然特朗普希望强化美军,但他的主要关注点将是经济,而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行动。他说:“在有关中国军事挑战方面,特朗普不是一个传统的共和党保守派。他对解放军、中国的太空计划、南海等说得非常少:他更注重美国的就业。”

特朗普在安全事务方面的高级顾问詹姆斯•伍尔西(James Woolsey)在《南华早报》的一篇评论文章中说,中美之间的意识形态分歧应该“更好地被管理”,在特朗普任内可能可以有一场“大议价” ——一个默契——美国接受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结构,而中国领导人则承诺不挑战亚洲既有秩序作为回报。

政治敏感期的中国

据彭博社引述,习近平在给特朗普的贺信中写到,“希望本着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以建设性的方式管理分歧”,而且被称为“新型大国关系”的模式,将会有助于两国“在新的起点上取得更大的进步”。

特朗普的总统任期的开始,也是中国政治日历上最重要的几个年头之一。彭博社指出,习近平将于明年年底在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进行每十年两次的领导改组,并有很多预测认为他可能会在2022年任期届满之后继续保留一些权力。

彭博社认为,这种高度政治敏感性的时刻可能使中国与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更难找到平衡点。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中国经济学者德里克•斯普雷(Derek Scissors)就认为,美国任何提高全面关税的举动都可能遭到中国迅速的报复。

他说:“在任何其他年份,中国人会认识到,由于不平等的市场份额,他们有更多损失的余地,因而更加克制。但这是党代会的一年,而民族主义情绪可能被激起。”

另外,日本和菲律宾与北京发生领土争端的东海或南海,也可能是中美关系备受考验的一处。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约翰•博尔顿(John R. Bolton)对福克斯新闻(Fox News)说,中国在水域中“近乎交战的活动”可能是“主宰”特朗普政府的问题之一。

特朗普有没有一个中国政策?

特朗普在竞选中的地缘政治言论经常令人困惑,包括呼吁中国“进入朝鲜”。虽然他经常提到美国的盟友应该支付更多,但在选举结束后,他致电了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的领导人,并似乎向他们进行了盟友关系的确认。

但美国亚洲协会中美关系中心主任夏伟(Orville Schell)认为:“特朗普没有一个中国政策。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在他任期内,因为比起一个空想家,他更像一个机会主义者。而这实际上是中国领导人所能理解的。”

前中国驻英国大使、现中国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成员马正刚告诉彭博社,即使特朗普的保护主义言论伤害了中国,但总体关系还是以共同利益为指导。而至少从现在起,特朗普任何“不合理”的想法,都会由美国政府内部制衡体制进行阻拦。他说:“我们并不相信他在竞选期间所说的一切。其中有很多应酬和激烈的气氛。谁知道他相信什么? 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 ”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