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亲睐的中国新型基建融资模式,华尔街却不看好

星期三, 十二月 07, 2016

位于中国浙江省的滨海小城温岭正在建造一座400英尺(约120米)长的金清港大桥。但是,其建设资金不是来自银行贷款或债券融资,而是源于中国式的公共—私人合作(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简称PPP)融资模式。

《华尔街日报》指出,这是特朗普提议为美国基建项目提供资金的方式。

特朗普于今年在南卡罗来纳州为竞选造势会上谈及重建美国基础设施计划时,便援引了中国的例子。他说:“他们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桥梁。他们有时速350英里(约560公里)的火车。”

不过,为中国赢得全球超级建设者声誉的工程,如今却越来越金融化。

产业基金的诞生

在热衷于通过基建支出刺激经济增长、但同时又担心资金浪费在无用项目上的中国,“产业基金”是一种合法且颇为流行的变通策略。

早期,许多中国的地方城市为基建项目大肆举债,从而导致债务飙涨。这使中国中央政府在2004年禁止了地方政府直接借款,并在2014年禁止了某些间接借款。但是,也因此产生了产业基金。

如今,已有数百个产业基金已被启动。广东省的可再生能源新项目,上海的港口扩建项目,湖北省的高科技制造业项目,以及河南省总计450亿美元的房屋建设、污水处理和养老设施项目等等——这些都是由产业基金支撑的。

而面临财政预算吃紧的温岭政府,同中国很多城市一样,为了给包括这座新桥在内的12亿美元高速公路项目融资,因此与中国银行合作设立了一个“产业基金”。

产业基金吸纳普通投资者的资金,为建筑项目融资。据该项目的财务主管谢美萍(音)解释说,国家投资只占小部分,大部分是社会出资。

浙江省财政厅副厅长沈磊于上个月将私人领域资金吸引到公共项目中的智慧总结为“四两拨千斤”。

但是最终,温岭必须以预设回报率偿还这些资金,也因此陷入了困境。

该结构的批评人士称,这只是一种伪装债务的方式,实际上将更多负债推给了已经资金紧张的政府实体。而且,如果交易失败,个人投资者也面临积蓄损失的风险。

实际上是向政府放贷

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驻上海分析师袁牧(Jack Yuan)称,有越来越多的渠道帮助银行在表外发放和掩饰信贷。他说,大部分信贷进了基础设施等地方政府项目,有时也以公私合营项目融资的方式作掩护。

另外,温岭政府与中国银行共同成立的产业基金期限为六年,而市政府有义务在此期限内全盘收购中国银行的投资,并支付8.5%的年化回报率。

《华尔街日报》指出,这些条款使这项交易看起来像是对市政府的贷款,但是没有标明还款资金的来源。

这些条款还表明,中国公与私之间的差异往往不明确。亚洲开发银行驻马尼拉公私合作专家Craig Sugden则认为,公与私之间存在差异,只是界限不清。他说,政府在公私合作关系中既是公也是私。

报道指出,虽然目前尚不清楚产业基金为中国不断膨胀的债务带来多大程度的激化,但它加剧了公认存在的企业和地方政府负债风险(占国家总债务的四分之三左右),以及使用理财产品隐藏债务的风险。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