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直播网红催生新经济圈

星期三, 一月 04, 2017


“直播在哪都可以,这就开始吧!”21岁的张秋琼在上海一家酒店大堂里对记者说。她熟练地拿出三脚架,支起手机。没有任何指令,直播就这样开始了。“大家还好吗?现在就开始给大家介绍我今天的搭配啦。这条黑色喇叭裤的剪裁非常漂亮……”她一开始说话,立刻就有人评论“好可爱”、“我也很想穿!”

张小姐是一位拥有35万粉丝的网红。网红凭借个性和独特的创意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赢得了爆炸性的人气。中国海出现了大量专门用来直播的手机应用程序。


就在一年前,张秋琼还是一名在金融公司做行政助理的普通职员:每天穿着老土的工作服,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都不许聊天;工作一周已经筋疲力尽,到周末既不想外出,也不想见朋友。就在厌倦了这种生活之际,张秋琼得知了网红的存在。“或许这可以改变连流行的趋势都追不到自己。”

现在张秋琼每天会直播两三次,介绍自己喜欢的化妆品和服饰。从韩国化妆品到英国服饰,这半年里已经有品牌主动找上门请她做推广,在杂志和电视上出现的机会也多了起来。“这种生活在过去完全无法想象。”

中国的网民人数超过了7亿,线上交易规模也在持续增长。据统计,2016年中国网上零售市场规模约为5.2万亿元人民币,占全球的47%,是北美市场规模的两倍。

网上零售市场和个人传播力的融合催生了网红经济圈。张秋琼所在的网红孵化器tophot的创始人陈誉瑾说:“十年前就有了博客,但那时并不具备刺激消费的能力和条件。”现在,网上销售已经普及,想买就能买的时代已经到来。“制造这种‘想买’欲望的正是网红,一名网红就是另一家媒体。”

另一名网红刘屿辰戴着3000元人民币的意大利奢侈品牌领带出现在直播中,随即就有粉丝表示想要买这条领带。虽然刘屿辰推荐了品牌和商铺地址,但粉丝还是说:“我就要你戴的那一条。”很快,在线支付的一万元到账。“虽然有点惊讶,但我感到自己得到了承认和信任。”他的粉丝很快增加到16万。

也有些网红通过说话技巧和一技之长圈粉,根据播放次数赚取广告收入。粉丝也可以给主播打赏。去年7月,网红papi酱一次直播就赚了90万人民币。

为什么网红的影响如此之广?一家投资集团的创始人周重润认为:“以前,要在人口众多的中国成为明星很难,但智能手机的发展让机会一下子多了起来。年轻人对于被观看这件事毫无羞涩或抗拒。”

也有日本人闯入了网红世界。山下智博就是一位在中国年轻人中拥有超高人气的网红。山下梳着三七分的发型,戴变色眼镜,一看就是宅男。但据说他一上街就会被喊着他名字的粉丝包围。现在,山下的个人综艺节目《绅士大概一分钟》以每周三次的频率播放。他是视频网站和微博上的粉丝共计约200万,播放量超过5亿次。

山下2012年9月来到中国时,正值两国因尖阁诸岛(即我钓鱼岛及附属岛屿——本报注)问题激烈对立的时期。因为不会说汉语,他大多数时间都闭门不出。有一次在成人商店里看到无人问津的充气娃娃,他感到这和完全不被人需要的自己的境遇有着某种重合。山下抱着名为薇薇的人偶女友出门,由此开始了他的好运气。“这和江户时代的春宫画一样,也许这让他对表面上刻板的日本人内在的变态和耻感文化产生了兴趣。”

已经有北海道的一家大型药妆店邀请山下拍了广告,他也开始活跃在越来越多的领域。他表示:“是那些想要了解日本人的中国人让我变得有名,为了传递一个更加真实的日本,我希望能够认识更的朋友。”(《朝日新闻》)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