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服务业救了新加坡经济一把

星期四, 二月 25, 2016



24日,新加坡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该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贸易和金融的增长没能阻止制造业的剧烈下滑。

根据新加坡贸易和工业部的修正经济预测数据,2015年新加坡GDP增长了2%,低于2014年的3.3%。而此前,该部对2015年增速的预测是2.1%。

外向型经济难免受冲击

新加坡国立大学策略与政策系副教授、中国商务研究中心副主任傅强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2%的GDP增长是新加坡2009年以来最慢的一个增速。而这一增速的放缓完全处在预期之中。”

作为一个高度外向型的经济体,在当前全球范围内各国经济都遭遇困难的情况下,新加坡经济受到冲击在所难免。

对新加坡来说,海洋运输、物流业对经济有着特殊的意义,在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低迷的市场环境中,身处特殊地理位置、扼守全球重要航道马六甲海峡的新加坡也不免间接地受到影响。

傅强指出,“新加坡与中国经济的关联度特别高,而且新兴市场的低迷也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所以现在的状况非常合乎情理。尤其新加坡经济和商品交易的关联性很高,现在大宗商品在一个低迷的周期当中,所以影响更直接。”

大宗商品市场的低迷同样会间接影响新加坡的制造业。傅强指出,尽管新加坡的制造业总体规模不大,但是在利基市场(指高度专门化的市场)作用并不小。比如,由于油价低迷,很多海事工程部门会受到较大冲击,因此制造业下行幅度较大。

“比如海事工程、海上钻井平台等等行业都是新加坡拥有独特竞争力的行业。但石油采掘的下行等相关服务的下滑,也给新加坡企业,例如船务巨头圣科海事带来了很大的损失。”傅强表示。

而在各个细分市场占有一席之地的新加坡制造业正是2015年经济增速下滑的核心原因。根据新加坡贸易与工业部的数据,2015年制造业活动下滑5.2%,而前一年其增速达到2.7%。建筑业增长2.5%,低于此前3.5%的增速。除了海事相关制造业以外,“新加坡的电子工业及其他制造业尽管规模在世界份额中不大,但对新加坡而言规模不小,现在全球整体需求出现后退,可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傅强指出。

经济低迷短期将持续

2015年,新加坡经济的增长主要依赖于批发、零售贸易和金融、保险部门,增速分别达到6.1%和5.3%。傅强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金融业为主导的服务业挽救了新加坡的经济。不过,从长期来看,傅强认为“新加坡的金融业也一定会受到全球经济环境的冲击,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短期而言,伴随国际油价疲软和全球金融市场的剧烈震动,新加坡的经济增速同样不会特别乐观。根据新加坡贸易和工业部的预测,新加坡2016年的经济增速预计将在1%~3%之间。

傅强表示,“长期来看,新加坡经济是有一定韧性的,新加坡的技术水平,政府整体的竞争力都没有问题。所以我保持谨慎乐观,目前的状况并不能看到一个衰退的迹象。但我预计2016年、2017年的增速都会维持在比较低的水平,因为高度开放的小经济体不可避免受到冲击。因此3年的时间维持在低增长是定数,这也应该是世界性的普遍现象。”

东盟及TPP贡献有限

除了全球经济环境,东盟及区域经济合作或许也不会对新加坡经济产生显著的促进效果。

2015年,东盟经济共同体正式成立,“统一经济空间对新加坡的影响非常大,当然不是立竿见影,因为新加坡本身体量相对较小。”傅强指出,“新加坡其实是一种杠杆经济,有很多措施支持企业走出去,有很多新产品和软服务的出口。所以新加坡最大的依托还是东南亚的市场,这也是新加坡的优势所在。如果东南亚经济体进一步整合的话,一定会有积极的作用。但是到底影响多大还是有待观察。”

傅强认为,作为高度外向型的经济体,在最近十多年时间里,很多新加坡的大企业都已经建立了固有渠道,对东盟的渗透非常深入。而整个东盟和其他经济体,如中国、日本、韩国更深程度的整合可能才会为新加坡带来实质性的助力。

“比如,很多中国企业到印尼去投资,可能会先去新加坡成立东盟分支,再通过当地的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到印尼拓展业务。”傅强称。

同时,作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签署国之一,新加坡也不会由此得到超出预期的收益。傅强指出,作为一个本国人与外国人加起来不过500多万人的国家,新加坡本已深入地渗透进世界市场当中。“而TPP不过是12个国家中有一个边际上的、贸易条款上的提升,而且新加坡国内经济管制水平比较低,所以一些超国家的经济政策不会构成额外的约束,所以影响并不大。但TPP或许会促进全球贸易的进一步自由化,为区域贸易的一体化带来效果。”(第一财经日报)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