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游客为何在泰国屡屡“出事”?

星期二, 三月 22, 2016



为什么是泰国?

近段时间,中国游客在泰国拿盘子铲虾、中国游客所谓“吃霸王餐”、 中国女游客在清迈古城墙边倒立拍照、中国游客在华欣海滩集体裸泳(后证实是日本游客)等等等等,围绕“中国游客不文明行为”的关键词,在泰中网络上不断延烧持续引发关注。

可是,为什么总是泰国——中国游客在其他国家的不文明行为也时有发生,但在泰国似乎是更为密集地频频被曝光——这固然与赴泰游的中国游客整体数量庞大有关,至少还有更深层次的四大原因。

“第一次”的不适应

为什么中国游客在泰国“总出事”,问题的关键并不仅在于这些人只是“会犯错的一小撮人”,他们并不能代表整体中国国民的素质;问题的要点在于,来泰国的中国游客不少是初始踏出国门的,特别是其中相当大数量的跟团游中国人往往是“第一次”出境,缺乏一些最基本的国际旅行常识。

中国30多年改革开放飞速发展令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在短时间里从满足温饱状态变成有能力出国旅游的中产阶级。不少人都知道这个事实:泰国已然成为最受中国游客欢迎旅游目的地。然而另一个事实是:中国成为泰国最大的旅游客源国其实才三年多时间。

对比一组数据:2012年上半年,中国赴泰游客为112万人,首次超过马来西亚成为泰国最大的游客来源国,占入境外国游客总数的10%。2015年,赴泰旅游的中国游客人次为790多万,且占外国游客总数约25%。去年泰国成为吸收中国游客最多的第一大出境目的地国家。

这些刚刚踏出国门的中国游客对暹罗的异国情调充满好奇,但却恰恰缺乏海外旅游的经验。他们行前缺乏对目的地风俗习惯的了解,行程中因不谙泰语导致他们难以入乡随俗,所以在泰国的“处女游”表现出了种种不适应、甚至不文明的土豪式奇葩行为。

舆论场的不对称

为什么中国游客在泰国“总出事”,问题的另一个关键在于,部分泰国人总是热衷于拿着手机,集中对准中国人或者貌似中国人的亚洲游客。选择以泰国为第一站的中国游客们,在这个微笑国度感受到的有真诚灿烂的笑容,但也有特别的“关注”和几分异样眼光。

坦率地说,泰国民间一定程度上存在着“哈白种人”心态。海滩裸晒、飞车违章、夜店狂欢的大多数是美欧游客,在地铁等公共交通工具上大声喧哗的并不乏白种人,但这些不太能“吸引”泰国人的手机镜头。面对汹涌而来的游客潮,泰国普通老百姓或许不容易辨别这批或那批中国游客,但他们喜欢拍摄与中国游客相关的一些照片、视频上网,因为那将不是“会火的节奏”而是“指定火”。

中国游客在泰国拿盘子铲虾的视频,引发热度且持续延烧。在华欣海滩集体裸泳的视频被泰国网友上传并点名中国游客,后虽经证实是日本游客但网络影响已然酿就。个别泰国媒体甚至也不去求证视频背后的完整真相--中国游客因语言不通而与商家发生口角的视频,竟被泰国某电视台上升为“中国游客吃霸王餐”的不实报道,惹得商家已发出律师函起诉电视台。

中国游客真实存在的一些不适当行为、及一系列被泰国人手机“关注”的断章取义、真真假假的行为,最后终被归结于“那些中国游客的不文明行为”。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传播规律,在网络时代更加凶猛。“中国游客事件”不断被网络平台一再传播,在泰国民间舆论场很容易造成针对中国游客的刻板印象。相比之下,一些中国游客在泰国的正面事迹却少见报道、更罕见被滚雪球式的传播。

今年1月份,一位来自中国东北的女游客在泰国皮皮岛拍摄婚纱照的过程中,遇到有外国游客溺水的情况,这位白衣天使出于护士职业技能和素养,主动为外国游客做心脏复苏和人工呼吸约20分钟时间,直到急救车赶到,顺利拯救了这位外国游客的生命。——身穿红色礼服的年轻姑娘,在沙滩上为陌生溺水者做心脏按压——中国新娘在泰国海滩上演的这真善美一幕,感人至深也值得弘扬吧?但仅仅是两三篇报道之后就被雨打风吹去。而中国游客的一些负面事件却往往在舆论传播过程中,以后浪推前浪之势头形成叠加效应。

在人人都是麦克风、人人都是摄像机的时代,不可能去堵住泰国人的悠悠之口,更不可能也不应当为中国游客的不文明行为开脱,中国游客无论是被黑还是被关注,首先要做到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行事端正不落把柄。

低价团的不规范

仓禀实而知礼节,中国游客和高素质之间,还隔着一大波旅行社的距离。

被一些泰国民众镜头锁定的中国游客不雅视频,往往是来自跟团游的游客,特别是其中的零团费或低价团,一定程度上给中国游客抢吃抢购的不文明行为埋下了导火索。

在泰拥有240多家会员单位的泰中旅游同业商会秘书长吴明煬告诉新华社记者,泰国跟团游行程一般为6天5晚,由于机票价格差异,中国北方城市报团价在4000-5000元人民币,南方城市则在3000-4000元人民币左右。

然而,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泰国旅游业界人士告诉记者,有些旅行社目前的团费为1000至3000人民币。如此低的报价,那么来泰后旅行社和地接社就会通过所谓“自费项目”等种种方式将钱再赚回来,而之前贪小便宜观念作怪的一些中国游客此时又会感觉受骗上当。不仅如此,低价团旅行过程中的特点就是团大人多,参观景点时间短、上洗手间时间短、吃饭时间短。如是种种,低价团本身就将这些中国游客置于了难以讲尊严、不顾体面的境地。

国内《北京青年报》针对铲虾视频进行的调查认为,该视频应该是发生在一两年前的旧闻。不过,据多位业内人士告诉新华社记者,视频中出现的铲虾行为比较夸张,但对于当下的低价团而言,确实普遍存在的现象是:超负荷运转的团餐餐厅、饥肠辘辘排队等待良久、菜品乏善可陈、催着赶场的导游限制游客进餐时间在半小时之内。

一位泰国旅游从业人员告诉记者,低价团一般一顿午餐仅200泰铢(约合人民币37元)、晚餐300泰铢,最低的甚至只有140泰铢。铲虾视频中出现的地址,普遍认为是以接待中国游客为主的某免税店的团餐厅,相比之下,这里竟成为跟团游导游口中“一路上吃得最好的一家”。所以,当大虾出现在一路惨淡进餐的游客面前,出现了拿盘子铲这样的夸张行径,也就不奇怪了。

旅游监管的不到位

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高达790万人次的赴泰中国游客,为泰国旅游业创造了4000亿泰铢(约合748亿元人民币)的收入。

然而,中泰旅游业界把本应 “奉若上帝”的中国游客,当成了“待宰肥羊”。包括屡禁不止的零团费及低价团问题,往往是中泰两国旅游业界联手共宰的不良链条上的一环。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游客与泰国市场在相互的盲人摸象中:一些中国游客的不良或失误之举,给泰国人留下“上车睡觉、下车拍照、抢购抢吃”的印象;泰国行则给部分中国游客带来“吃饭被催、购物被宰、网上被骂”的感受。

这种情况下,一味苛责中国游客是没有用的,泰国和中国旅游监管部门亟需有针对性的有所作为,尤其是规范旅游业界。因为中泰两国的旅行社和导游才是直接接触和影响中国游客行为方式的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刚富起来的日本游客开始大量到欧洲旅游的时候,也普遍存在吵吵嚷嚷、大肆抢购、到此照相的现象,口碑一度很差。日本政府不仅用漫画形式出版《日本国民海外旅行礼节指南》,更重要的是通过立法、行政等一系列手段来主导规范旅游业界和旅游市场。

其实,早在2013年,中国国家旅游局就连续发布了《中国公民出境旅游文明行为指南》等多项有关文明出游的有关提示。在同一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就已规律了包括禁止低价团在内的旅行社经营五个“不得”为之。然而,需要考虑的是:旅游监管部门的有关提示,如何更有效送达游客;低价团的存在,为何屡禁不止;如何通过对旅行社和导游的管制和规范,来引导中国游客的行为;泰国旅游部门又该如何进一步提升接待能力、更好地服务于头号客源。

中国游客的群体浩瀚,文明素养的提高尚需潜移默化的过程。假以时日,中国游客的“成人礼”很可能将在暹罗这片土地上进行和完成,中国游客必将积累更丰富的国际旅游经验,以更讨喜的形象,走向更成熟消费。(新华社记者李颖)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