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新加坡走失那六天 上海老伯泪流不止

星期五, 三月 04, 2016


3月3日中午11点钟,许小姐搭乘78号公交巴士从本茱鲁路(Penjuru Road)前往金文泰。她刚刚参加完面试,获得了新的工作岗位,心情靓丽。

当车辆停靠在本茱鲁路一个车站(B29019)时,一位乘客下车。坐在窗前正在打电话的许小姐看到车站坐着一个穿白色圆领汗衫的老人,猛然想起很像这几天网上正在寻找的走失上海老伯。

于是,许小姐赶紧跳下巴士,上去问老伯。

许小姐在接受南洋视界访问时说,当时她问老伯,你是不是从上海来?老伯说是的。几番对话之后,许小姐确认老伯就是网民找了好多天的71岁老人周德成。

于是,许小姐拿出手机上的网帖,拨通上面的周德成女儿周志芬的电话。20分钟后,在这个工业区的小小巴士车站,出现了父女相拥而泣的一幕。走失六天的老人终于找到了。

新加坡的网络社群顿时一片欢腾,网民们禁不住用发微信红包的方式疯狂庆祝,导致微信群下起了红包雨。在金文泰307座组屋楼下的寻人义工集中点,义工们流下了喜悦的眼泪。

周德成回到家时,为了感谢连日来寻找自己的各界朋友,强打起精神,录下了小视频,向大家报平安。

3月4日下午,周德成躺在家里的床上,回忆当时见到许小姐的那一幕时说:那位年轻的女生问我,是不是来自上海,我说是啊。

“后来女生拿出手机,里面竟然有我的照片。我说,你怎么会有我的照片啊。女生说,你的女儿在四处找你,大家都在找你。我说,我也在找我女儿,我要回家……”

老人说着,眼睛湿润了。

“我见到了女儿,才知道我在外面已经超过5天了。我也知道,我女儿这5天,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周德成说。

老人躺在床上,虽然还有些虚弱,但说到这里,情绪有些激动。大家于是安慰他,让他宽心。

周老伯来自上海,这次是第二次来新加坡,和女儿一家一起过年。2月27日早上7点,他照例下楼散步运动,之后就走失,一直到3月3日上午11点,被许小姐看见……

连日来,老人的踪影牵动众人心。金文泰区国会议员陈有明、金文泰警署、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都出手相助。

微博、微信、Facebook等社交媒体上的各个网络社群、微信公众号,都对此表示极大的关注,网民也纷纷转帖寻人讯息。一大批志愿者纷纷自发搜寻周老伯,有几天是从早上6点,到夜间2点,大家分批连轴转地毯式在金文泰社区搜寻。有的甚至从东部的巴西立连续几天赶来,也有的哄完孩子睡觉就赶到现场。

新加坡警方派出警员,在金文泰人迹罕至的丛林展开搜寻,同时对民众反馈的线索通过监控录影进行排查。

这一切,都让家属感激在心头。

为了回应社会的关怀,也尽可能多地让民众知道这几天老伯的情况,家属决定让老伯接受一些访问。

不过,老伯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太好,他对这六天的记忆显然不清晰。整个访问过程,老伯的回忆是碎片式的,甚至很多时候他完全不能复述。

根据老伯回忆,他当时走下楼后,就前往之前运动的道路(老伯说,道路上有很多人运动)。但突然间,老伯感到大脑一阵轰鸣,似乎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讲到这里,老伯无法回忆当时发生了什么。只是说,觉得自己不行了,似乎昏了过去。老伯说,接着他感觉天已经黑了。他记得找了根树枝,继续寻找回家的路。

老伯讲到这里,已经回忆不起什么情况了。但根据他的回忆片段,他说,他来到一个有景泰蓝色的水泥桌和椅子,旁边有自动饮料售卖机。老伯说,他看到路过的人,就请路人帮忙买一罐饮料。老伯回忆说,大家都很愿意为他从自动售卖机饮水。

于是我们问老伯,你有吃饭吗?

老伯说,有的。他记得有一次走过食阁,看见一个人买了饭要坐下来吃,看见老伯就说,你是不是饿了?没钱?老伯点头。那人说,这盘饭菜我没吃过,你吃吧。

老伯说到这里,失声痛哭。我们赶紧安慰老伯。老伯说:“坍台,坍台”(上海话,意为“没面子”)。老伯说,我长那么大年纪,没有像乞丐那样问人要饭。

老伯说,晚上,他就睡在椅子上,有时又睡在石凳上。他甚至记得看到马路上行驶的52号公交巴士,也看到有人在打篮球。

后来,老伯回忆说,一位老妇看见他坐在一处,就来问他,你想要吃什么。老伯就说了自己的最爱:“叉烧饭和可口可乐”。老妇就去帮他买来叉烧饭和可口可乐。到了第二天,老妇都没问,就帮他买来了叉烧饭和可口可乐。

老伯说,他也遇到有人给了他一些钱,让他去买食物,其中有年轻人,甚至还有少女。

老伯讲到这里,眼泪又流个不停。老伯说:“新加坡人真好,没有他们,我不会再有今天。他们真的很善良,真的很帮助我。”

那你为什么没有请他们报警,老人无言,只是说,当时我只是想回家。

在老人的回忆碎片中,似乎最清晰的是他在巴士站,遇到了许小姐那一幕。他说,我到巴士站,我想到了巴士站就能见到我女儿。

据许小姐回忆,当时他确定老伯就是周德成之后,在女儿前来的这段时间,曾和老伯聊天。老伯能说出自己另外一个女儿在日本等细节,也说起见到过工厂的保安员。许小姐问老伯,你怎么会到巴士站来?老伯说,我就打算坐在这里,大家就能看到我。

老伯回忆到这里后,我们决定让老伯休息。老伯似乎有些谈性,但我们还是希望他休息。

老伯说,你们要帮我谢谢大家,我现在知道,我在外面一下子就超过了5天,知道大家都在找我,实在不好意思。

老伯最后哽咽着说,新加坡好,新加坡人真好,他们会帮助我这老人!

尾声

3月4日傍晚,新加坡警察部队警官前往周德成家里,一方面看望老伯,一方面向家属做笔录。

据周志芬转述,警方非常高兴终于找到了老伯。警方对那么多民众一起来找老伯表示赞赏。而周志芬也感谢警方连日来四处搜寻的辛劳,尤其是搜索丛林等危险地区,并协助排查监控录影。

现在,相信关心老伯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希望老伯早日康复!(图为正在休息中的周德成)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