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向晖之女、中国资深媒体人熊蕾:马晓力们主张的自由竟连一首红歌都容不下

星期三, 五月 11, 2016



这台晚会因为马晓力的愤怒上书中办批判谴责而被传的沸沸扬扬。令她愤慨的原因之一是节目单中有《大海航行靠舵手》这样“列为禁曲”的“文革歌曲”。我没看过这晚会,也并不以为《大海》是多么伟大的歌曲。可我就不明白了:这首创作于1964年的歌曲,怎么就成了“文革”歌曲,哪个部门什么时候把它列为禁曲了?

据说二战期间德国纳粹向战俘及犹太囚犯施暴时,还一直播放贝多芬的交响乐。你能因此将贝多芬的交响乐列为“法西斯音乐”而禁止?文革可怕,难道欺压工农大众的资本不可怕?难道一再打压中国和中华民族崛起的国际资本不可怕?难道为这种资本张目、为其带路的汉奸公知不可恶?

《大海航行靠舵手》从来没有被列为禁歌,主张言论自由却不容一首歌的传唱,还有比这更虚伪的吗?

连一首歌一台晚会都不容者,与他们反对的文革及文革思维并无区别。

转:马晓力回复熊蕾的公开信:

凡经历过文革的人基本上都知道“大海航行靠舵手”最初1964年创作,但定名定调后真正成为大喇叭里无日不休整天鼓噪的正是文革。特别是林彪为吹捧毛专门题词“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后,这首歌更加大唱特唱,成为文化大革命最明显最具代表的标志性的歌曲,还成为忠字舞的主旋律,与早请示晚汇报交织在一起,为煽动个人崇拜和天下大乱起了推波助澜的配合作用。这首歌经不起摧敲,其中歌词关于执政党、主义(思想)、领袖、人民群众关系所表达的意思违反党的指导思想一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颠倒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把人民群众比做魚,党比做水,这不是正相反吗?特别是所谓”干革命”是专指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不是新民主主义的革命,其所谓”毛泽东思想”文革时期不是全党集体智慧结晶的系统的毛泽东思想完整体系,其中必然包含有毛泽东晚年的错误理论、左的思想。是为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决议所彻底否定的内容。

这首歌我本人也唱过,特別是在群众专政的红色恐怖下,谁能、谁敢不唱?!现在每当这首歌响起,就不能不想起那场浩劫,那苦难的文革十年!你没有这种感觉倒是很奇怪,似乎和张宏良有同样的认知,即所谓:“能够把整个民族凝聚起来的最有效最快捷方式就是通过唱红歌激发起民众的理想、激情、和希望。”这一点是被文革时期唱红歌、红海洋调动人民几近疯狂的激情时早已验证过。问题是我们需要理性还是激情?调动大众激情要干什么?个人唱红歌没有问题,很多老人几乎也不大会唱别的歌,那些演出团体和天真烂漫可爱无比的孩子们,也无可指责。问题在于今年是文革发动五十年,结束四十年,在这样的敏感时期,不是对文革反思,不维护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决议》精神,而打着“中宣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教办公室”,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团中央中华未来之星全国组委会的旗号,在庄严神圣的人民大会堂,播放那么多文革时期常出现的画面,以文革标志性歌曲开首,这能不让人联想到文革吗?这让文革过来人以为这就是党中央倡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中华未来”,是这样吗?!这在释放一种什么信号?!策划者和组织者想到上亿受害者的感受了吗?想到什么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吗?亿万文革过来人能不反感和恐惧吗?策划者和组织者,宣传者在这样非同寻常的敏感时刻,非同一般的庄严场合制造文革又要袭来的恐惧,必须承担各自责任,而不要上推下卸。

那么你所说的贝多芬有哪首乐曲能让人想起二战的恐惧吗?贝多芬的乐曲和“大海航行靠舵手”可比吗?如果熊蕾是个没经历过文革的无辜的孩子,不知道这首歌在当年的影响力和造成的恐惧气氛,这还情有可原。但熊蕾正是经历过文革的老三届人!而且我还认识。有人好奇地问熊蕾在文革中是个什么角色?她为什么这么说?这还是应由熊蕾自己来解释吧。

另外,我想,对当下社会存在的两极分化、贫富悬殊,官民矛盾,贪腐问题,一些人气愤之下真想回到文革,用群众运动方式解决腐败等一系列问题。我有时也有这种气愤之下的同等想法。但是想到文革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亿万无辜的人民遭受磨难,无数加害者却借机整人,就明白此路不通。对贪腐的惩治,只有制度反腐,只有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只有对公权力形成有力的制约和监督才能实现公平正义,使腐败不能泛滥。光靠抓贪官解决不了腐败问题,运动反腐、选择性反腐也解决不了腐败问题,只有在制度反腐上下功夫,党率先推进党内改革,建立法治社会才有希望解决分配不公和腐败问题。我想党正在做这方面的努力,反腐还在路上,相信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制度反腐的局面一定会到来!马晓力2016年5月8日于母亲节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