瑕不掩瑜:罗大佑新加坡演唱会述评

星期日, 五月 08, 2016


睽违12年,台湾创作歌手、62岁的罗大佑今天在新加坡成功举行了演唱会,尽管本地嘉宾的演出严重背离了罗大佑整体演唱会的氛围和风格,但罗大佑的超水平发挥,精准无误地呈现了他历年来的创作,使得演唱会瑕不掩瑜,让观众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5月7日晚的罗大佑演唱会在可以容纳5000人的星宇剧院举行,上座率超过九成,票房不俗。

罗大佑显然经过了精心的准备,一开场就连续演唱12首歌曲,编排独具匠心,曲目一气呵成,令人仿佛在看一部精彩的电影大片。

罗大佑的状态特别好,音准绝佳,吐音咬字近乎录音室版,加上那把沧桑又带有摇滚的嗓音,让听众沉浸在罗大佑的独特的氛围之中。

罗大佑开场令人惊讶地以《往事2000》作为第一首歌。这首歌发表于2002年,是在中国大陆首次发表。歌曲表现的是千禧年来到时,对往事的一种意象性的叙述。这首歌在2004年他迄今最后一张专辑《美丽岛》中,出版了第二个版本。

罗大佑演唱的这个现场版,可以说是第三个版本。通过这首不太流行的歌曲,罗大佑将整个演唱会进行了完美的定调,让观众进入了摇滚又怀旧的氛围。

紧接着,罗大佑一口气演唱了《现象72变》、《童年》、《思念》、《是否》、《你的样子》等代表作。

之后,罗大佑在演唱《之乎者也》时,解释了这首歌的意涵。他说,这首歌写的是两代人的隔阂。他特别提到了台湾的太阳花学运,说他和太阳花也有代沟。以此表达了自己唱这首歌的心情。

《之乎者也》之后,罗大佑演唱了《滚滚红尘》。这首原本是由女歌手陈淑桦主唱的歌曲,被罗大佑演绎得更加的沉重和沧桑,或许这表现出罗大佑当年创作这首歌的初衷。

《亚细亚的孤儿》这首当年影射台湾当时现状的歌曲,罗大佑在演唱会上再次进行了演绎。这些歌将现场的气氛营造得非常的凝重。

于是罗大佑以《恋曲1990》和《东方之珠》两首很流行的歌曲,营造出轻松的气氛。新加坡听众对这两首歌显然很熟悉,现场出现了大合唱的场面。

上半场结束前,罗大佑和两名吉他手一起,选唱了罗大佑第一首发表的歌曲《闪亮的日子》。这首歌由偶像歌手刘文正首唱;1989年,罗大佑曾在专辑中发表了自己演唱的版本,这个版本将歌曲赋予了摇滚的意涵。但罗大佑在今晚的演唱会上,重新演绎了这首歌曲,其中出现了嘶喊的部分,让这首歌的摇滚意味更浓,让这首歌有了进一步的提升。

紧接着,罗大佑演唱他与《闪亮的日子》同时期创作的歌曲《歌》之前,上来一位嘉宾。这位嘉宾上台后,表现完全不符当时《闪亮的日子》演唱的气氛,和紧接着《歌》的情感连续,说出很多插科打诨的对白,而且对话时间很长。

大家耐着性子等到嘉宾插科打诨完,嘉宾和罗大佑合唱《歌》时,现场的氛围已经被改变,令人遗憾。

演唱会进入下半场。

罗大佑下半场的歌曲选择了众多激烈摇滚的曲目。罗大佑完全没有疲态,连续演唱了《握手》、《野百合也有春天》、《弹唱词》、《恋曲1980》和《爱人同志》。

其中,《野百合也有春天》、《恋曲1980》和《爱人同志》,引发现场观众跟唱。

接着,台上出现了一批合唱队员,作为嘉宾演唱了罗大佑的三首歌曲,《光阴的故事》、《皇后大道东》(罗大佑主唱)和《母亲》。令人遗憾的是,这三首歌被合唱团作出了儿歌化的处理,完全抹去了歌曲的摇滚内涵。

在《光阴的故事》唱完后,罗大佑说歌曲被儿歌化了。尤其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演唱者目测都很有些年纪了,无论从唱法、编排甚至动作,都弄得很儿歌,实在吃不消。

《皇后大道东》虽然由罗大佑主唱,展现了摇滚的曲风,但伴唱的合唱团,显然和罗大佑的风格格格不入。

演唱会最后的一首曲目是《鹿港小镇》,罗大佑和乐队一起,又将观众拉回了罗氏氛围。

演唱会在罗大佑的嘶喊中,进入尾声。

在观众的要求下,罗大佑演唱了安可曲。他以清唱的方式,演唱了《爱的箴言》。在他磁性般的吟唱中,罗大佑演唱会降下帷幕。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