寨卡疫情持续升级 新加坡人快不敢生孩子了啦!

星期四, 九月 08, 2016


根据最新消息,新加坡寨卡疫情已上升至283起确诊病例,包括2名孕妇,比之前的275起病例增加了8起,这也是新加坡在8月27日爆发寨卡病例以来,平均每日以20至30起的病例增长,这是日增幅最小的一次。同时,疫区已扩散至东海岸。


据报道,在这新增的8起病例当中,2起在阿裕尼弯、沈氏通道、巴耶利峇大道和加冷大道的疫区有关;1起在碧山12街的潜在病例区有关。另外,新增的确诊病患,住在东海海岸路和实乞纳路(Siglap)的交界处,也是私人住宅区谊立雅台(Elite Terrace)附近的地方。因早前曾出现首起病例,现在共计是2起病例,该区已成为新的潜在病例区。另外4起新增病例,均不包括在上述提到的疫区。


新加坡卫生部劝请任何怀孕妇女或计划怀孕的妇女提高警惕,尽可能避免被蚊虫叮咬。关于防蚊措施包括,使用驱蚊剂、若男伴侣已受寨卡感染,在怀孕期间做足性行为的安全措施。


尽管寨卡病毒对孕妇带来很大的影响,但卫生部并不因此敦促妇女,包括健康状态良好,以及男伴侣没出现寨卡症状的条件之下,将生育计划推迟。


据路透社报道,瑞士信贷的经济学家表示,寨卡病毒对新生儿的危害,可能导致新加坡政府在提倡人民多生育的政策上,受到重击。新加坡寨卡疫情肆虐,人人闻“蚊”丧胆,特别是计划生育的民众的担忧更甚,那些打算怀孕或者萌生怀孕念头的家庭,可能会受到寨卡疫请影响,纷纷打退堂鼓或者延后生育。


“不过寨卡病毒可能影响新加坡生育率的这个说词,似乎有点言之过早。”经济学家补充。


新加坡在国际上是一个重要金融中心之一,它拥有550万人口,有2/3以上是外国人,同时,新加坡也是出生率最低和人口老龄化最迅速的国家之一。


在地小、人少而国富的新加坡,政府为了推动人口可说是卯上了全力,鼓励人民结婚和生儿育女,果断地退出一系列的奖励和辅导配套措施,包括“婴儿花红”、修改雇佣法令,以及成立委员会处理生育率偏低问题等等。政府从去年开始实行的生育政策是,若人民生育一个孩子,将获得政府给予的1万新元“花红”作为奖励。家长可利用这笔钱,支付托儿所或幼稚园的学前教育费。


寨卡病毒肆虐!一种经由伊蚊传播的寨卡病毒,感染病毒的患者可能出现如发烧、肌肉酸痛、关节疼痛以及结膜炎等等症状。甚至有80%的成人在感染寨卡病毒后,几乎没明显症状。而孕妇受感染后,有1%至13%的机率会生下天生小头畸形症(microcephaly),或导致胎儿出现脑部和眼部病变的孩子,受病毒影响甚重。


虽然寨卡疫请堪忧,不过仍有民众无惧寨卡,生育计划如期实行。

据报道,一名37岁的幼儿园教师在竹脚妇幼医院受访时说,尽管寨卡病毒在东南亚疫情持续蔓延,但她无惧病毒的扩散,生育计划不会因此被延后。


“因我真的太喜欢小孩子,太希望拥有自己的孩子,我会尽我所能地做好防蚊措施,避免被蚊虫叮咬。”她表示。



巴西的寨卡疫情扩散,导致拉丁美洲的大部分地区已成为重灾区。寨卡病毒严重危害新生儿之外,对成人来说也是一种性传染病,即格林巴利综合征,那是一种神经系统综合症。

目前,寨卡病毒没有任何疫苗可治疗。新加坡曾提到,寨卡病毒在一个小热带岛国停留,很可能像同样由伊蚊传播的骨痛热症一样,政府与骨痛热症苦苦“缠斗”了数十年那么久。


世界卫生组织称赞新加坡在处理和控制寨卡疫情方面,维持高透明度和做足防控措施,包括各种防蚊工作和向民众宣导的工作。


甚至有些人,过于害怕寨卡病毒的危害,动起了回国的念头。报道说,健康与生育妇女中心的产科医生表示,她接到一些病患尤其是外籍人士的来电,询问是否可以迁回自己的祖国。


不过有人就认为,对害怕到要离开新加坡这项举动感到匪夷所思。一位法国工程师接受《路透社》访问时说,为了避开寨卡病毒离开新加坡的举动“太极端”了。他举例,就算他回去法国,他也可能在那边感染到成千上万的疾病。所以,意味着这项举动不明智。


居住在新加坡很害怕被感染,但因此而贸然回国又太鲁莽,想生孩子又不敢怀孕,就连进行性行为都有诸多顾虑。寨卡病毒,真的让所有居住在新加坡的人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除了自身做好防蚊措施,也祈祷寨卡疫请尽早受到控制吧!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