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效应 新加坡反思全球化后果

星期五, 十一月 25, 2016


 新加坡副总理尚达曼昨天在新加坡—法国经济论坛(Singapore-France Economic Forum)的开幕致辞中提出警示,为了要帮助在全球化过程中遭受负面影响的人,可能会有采取措施以保护国内工业和就业的诱惑,但这个选择只会导致更多的失败;相反的,各国应继续保持经济开放,并同时实施政策,以使全球化和包容性社会可以共存,而不是相互矛盾。

他认为,在看待各国处理开放经济和技术变革影响的成功程度,国内政策是“真正的区别点”。

《今日报》指出,尚达曼这个言论的背景,正是保护主义政治的崛起。保护主义政治被指责为导致6月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以及特朗普于本月初美国总统大选中的胜利。

尚达曼说:“唯一的正面战略就是保持开放,寻找可以增加国际化合作的方法,并更多地帮助那些遭受损失的人。这需要积极的公共政策,需要新的公共—私人伙伴关系,也需要一种新的政治文化——每个人同舟共济,并不只是在社会方面、也在经济方面具有包容性。”

在大约20分钟的演讲中,他列举了需要更多关注的3个公共政策领域。

第一,政策制定者应关注二次分配,以确保遭受损失的人不会“陷入深沟”,同时也应该为城市和工业重新注入活力,以在科技的扰乱和变化制造工作岗位。

第二,有必要增加创新的渗透,特别是在小公司之间,因为这是解决不平等问题以及使社会更加凝聚的一种方法。

他说:“一方面,你知道再所有的先进国家都有惊人的创新正在产生……但新技、点子和商务活动传播到其它行业的速度却非常缓慢……其原因不是很好理解。因此,位于尖端的经济体与其它经济体之间的差距就扩大了。”

他补充说,许多研究已表明,企业之间的生产力发展水平和速度的差距扩大,正是造成全球大部分不平等的原因。

第三,技术带来了工作性质的变化,这强调了对个人职业生涯的不同阶段不断进行投资、以及提倡终身学习的必要性。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