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恐怖分子将返回东南亚 战斗方式也将改变

星期三, 十二月 21, 2016


中东地区的联军预计明年会从武装组织手中夺取更多的领土。于此同时,东南亚沦为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组织(ISIS)下一个战场的威胁也显得非常大。

《海峡时报》报道,从伊拉克、利比亚或叙利亚撤出的大约1000名印度尼西亚籍、马来西亚籍、菲律宾籍、甚至新加坡籍的战斗人员,将为反恐战争加大赌注。

据报道引述,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最近说:“我们预计,现在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来自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几个来自新加坡的战斗人员,可能会回到原籍国继续执行它们的暴力计谋。”

专家指出,上述东南亚武装分子对其国内同伙的影响,已经改变了此地区反恐怖机构的应对方式。

据报道引述,印度尼西亚警察总长狄托(Tito Karnavian)说:“现在发生的不是本土衍生的恐怖主义……(而是)一个全球恐怖主义网络。”

印度尼西亚自1月份受到ISIS启发的袭击之后,其反恐单位第88特遣队便在国内发现了一连串的新恐怖主义组织。狄托指出,其中多数人通过Telegram联系在叙利亚的ISIS战斗人员,并从他们那里获得资金、学习制造炸弹和策划袭击。

但是,本月早些时候出现了一个新的趋势,当时第88特遣队击破了一个计划以炸弹袭击雅加达总统府的组织。狄托指出,案件中的嫌疑犯不仅从ISIS获得资金,而且也获得指令,以成立更小、更难被发现的组织,并招纳印度尼西亚女性作为自杀式炸弹手。

印度尼西亚大学的恐怖主义专家Ridwan Habib说:“直到现在,保安官员只关注潜在的男性袭击者,而这就是为什么印尼籍极端分子巴赫仑(Bahrun Naim)的团体转向采用女性作为自杀式炸弹手。”

东南亚地区对恐怖主义的吸引力

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在今年都发生了第一次恐怖袭击,且ISIS承认由其发动。另一方面,虽然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表示ISIS还未在该国南部的棉兰老岛地区扎根,但是上述3国在过去一年中都经历了恐怖主义活动的激增。

但是,引起关注的不仅是新战术,也包括了ISIS在东南亚地区任命当地代理人的做法。《海峡时报》引述专家指出,东南亚地区长期的斗争性历史、以及越来越多信奉ISIS意识形态的极端主义组织,使该地区对逊尼派极端分子具有吸引力。

实际上,ISIS已经激活了菲律宾南部——阿布沙耶夫好战组织的活动地点。与该组织有联系的海盗已绑架了数十名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水手以索取数百万美元的赎金。

印度尼西亚陆军参谋长加托(Gatot Nurmantyo)认为,近期这类绑架案件的增加明显表示ISIS正在筹集资金,以便在棉兰老地区建立基地。

据此,报道指出,各国安全机构明年最大的担忧可能是新一代效忠ISIS的地方好战领袖的崛起。

印度尼西亚有巴赫仑和巴鲁姆沙(Bahrumsyah)——后者是由ISIS头目巴格达迪指定的东南亚籍战队领导人。马来西亚将涉嫌手榴弹袭击的杰迪(Muhammad Wanndy Mohamed Jedi)列为头号通缉犯。而马来西亚警方于今年也逮捕了115名恐怖主义嫌疑人。至于菲律宾,则需要与ISIS菲律宾分部领袖、前阿布沙耶夫武装组织首领的伊斯尼龙(Isnilon Hapilon)对抗。

《海峡时报》引述《反恐趋势和分析(Counter Terrorist Trends and Analysis)》报告指出,相较于以前的东南亚圣战领袖,新的武装分子是从海外操纵,包括发布指令、转移资金、以及为圣战者的移动提供协助。

狄托便总结道:“我认为但ISIS还存在时,我们应该停止妄想有一个没有恐怖主义的印度尼西亚。”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