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克拉运河 新加坡想出两个办法

星期四, 十二月 22, 2016



新加坡讯,新加坡一名智库智囊透露,新加坡针对可能发生的开辟克拉运河的举措,做了两件重要的事情来应对。

11月13日,中国在巴基斯坦兴建的瓜达尔深水港落成启用。 中国未来进口自中东的石油,欧陆双边贸易,将不用经由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间的要道马六甲海峡来到远东,继中国扬言和泰国合作开凿克拉地峡后,再次掀起新加坡区域枢纽地位边缘化的危机。 背后,当然有着更大一盘战略突围的棋局,中国想藉新通道,突破美国主宰的太平洋航道。 此外,因南海争议和中国关系陷入胶着,这消息对经济陷入低成长的新加坡,无疑是另一个威胁。

台湾《天下》杂志引述新加坡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亚洲竞争力研究所所长陈企业透露:“知道克拉运河可能会开,新加坡花上百万新币做研究,研究出两个方法。第一,到欧洲、中东沿海,把克拉运河可能防堵新加坡航运的沿岸港口都先投资;第二,研究未来来新加坡港口的优惠措施,这些都是长期计划。”

《天下》杂志在一篇报道中,以“务实突围 不敲锣打鼓做事”,来形容新加坡。

报道说,为东盟发展最先进的国家,在中美间维持危险平衡、又扮演沟通桥梁的新加坡,如何持续在东盟区域枢纽的地位? 中国在跨国经贸海上通道抢话语权,新加坡被边缘化的威胁,看在陈企业眼中。

如今东盟崛起,外界总有错觉,以为新加坡和东盟其他成员国的关系,不如和中、美关系紧密。事实上,走务实主义的新加坡,也走长线布局──用软实力输出的策略,非常值得走新南向策略的台湾参考,报道说。

“新加坡不争出名,因为务实,不敲锣打鼓做事,”出身马来西亚、如今定居新加坡的陈企业观察,“新加坡的角色,就是给东盟国家出主意。”

从投资金额数字来看,新加坡多年来是东盟最大的投资国。除了基础工程、工业区等专业顾问规划服务的输出,东盟许多政策幕后形成和推动,新加坡的智库在背后扮演重要的角色。

报道说,像新加坡国立大学校园内的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ISEAS),每年编列大笔研究东盟的经费,早年东盟+6的前期概念,就是在这所研究中心形成。

另外,新加坡长年推动“东盟国家能量建构计划”,让东盟成员国的官员到新加坡上课,移植进步的政策回自己国家。 “譬如海关电子化、电子化政府等,都让东盟成员国知道,新加坡是属于东盟的一份子,”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台湾WTO研究中心副执行长李淳认为,新加坡其实很清楚,只有东盟其他成员国也一起成长,新加坡的经济才会跟着受惠。

李淳观察,新加坡虽是华人为主的国度,却是主权独立的国家。

“在南海争议上,新加坡并不是站在美国同盟的立场发言,而是东盟成员国的立场,它要维系的关系是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这些邻居,”李淳说。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