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副总理:未来五年,我们的增长将会更慢

星期四, 十二月 22, 2016



出身新加坡典型菁英政治培育出的杰出官僚,尚达曼身兼副总理及经济社会政策统筹部部长,过去历任人力、教育、财政三大重要部会部长,参与并制定新加坡当今重点的数字经济转型、创新人才培育、国家经济增长政策。

他坦言,新加坡已迈入低增长时期,但身为小国家,新加坡没有选择,必须与各国维系好关系,并持续进步。

以下为采访摘要:

问:新加坡似乎遇到长期性经济停滞,如何面对?

答:全球经济确实是大问题,但我不认为新加坡陷入「长期性停滞」。新加坡只是没有和过去一样,有那么高的增长,而是增长比较趋缓了。 今年,新加坡持续处在比较低度增长的轨道上,是因为面临几个比较严峻的经济外部因素。但结构上来看,和过去每年有5%~6%的增长率相比,我们正走在一条低增长的轨道上,我们必须要更努力帮助需要工作的人,媒合适合他们的工作。 不应一再回望昔日荣光。

这代表,我们需要提供额外的训练、特殊的技能,给这些准备去找工作的求职者,或者在他们工作上,提供相对应提升技能的训练。 这是我们劳动市场的政策方针,就是希望能将工作机会和劳工做最好的配对。

未来五年,我们将会增长得更缓慢。我们不应该再跟过去相比。我们应当要追求的是“有质量(quality)的增长”。

问:请你定义“有品质”?

答:我指的是,譬如有质量的工作、能持续的在职学习,那份工作是可以让人们充分使用他们的技能,且可以持续深化。 新加坡过去处在全球价值链上的提供中间价值的区位,我们现在要向上移到提供高价值的区位,就像中国也从一个较低价值的区位,升级到中间价值的区位。因此,新加坡要不断提升自己在全球价值链上的位置,不断进步,否则不进则退,也会离世界愈来愈远。

我们没有太多的选择。我们是一个小国家,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对我们在行的事情保持竞争力。我们必须拥有专业人才、拥有技术能力、必须有能力制造高价值的产品──如果我们能够做到,我们就能找到市场和出路。

多元族群是优势,不是问题

问:过去新加坡平衡经营中、美关系,未来加上东盟崛起,会如何调整对外关系?过去是否曾太过于依赖哪个国家?

答:我们外交策略上是很多元的。如果谈到新加坡本地的企业,我认为它们会比较聚焦在区域,这是很自然而然的。因为这距离它们比较近。 但如果看我们整体经济,金融、制造、物流,绝对都是面对全球经济和市场的。我们不需要在全球和区域之间做选择,两者对新加坡都很重要。

问:新加坡如何维持各族群在国内的机会平等?

答:我们十分珍惜过去,新加坡不曾发生十分严重的族群冲突问题。因为这类族群问题,常常在许多后殖民社会中无法避免。即便在很多先进国家也常发生冲突。 新加坡如何避免族群冲突?我们很早就开始处理及面对这样的问题。

新加坡是透过教育和住宅,让不同族群的民众聚合在一起。当不同族群的人都住在同一个住宅区,他们的孩子都上同样的小学,彼此理解,可以避免严重的族群冲突、避免人们之间的鸿沟,还有不信任造成的猜忌和敌意。

但当然这样还不够。我们需要在国家下一阶段的进程,更深化多元种族和多元文化主义。这包含了让各族群的年轻世代间有更多的互动和交流。

在这里,我无意和其他国家做比较,但我认为这是新加坡的强项,我们更需要在未来持续加强这项能力,特别是当族群问题在世界其他地方变得愈来愈棘手时,我更应强化我们多元族群和多元文化主义。 当然我们也透过一些方法和公部门力量,协助不同族群的民众有公平的就业机会,维持社会流动性。 (《天下》杂志)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