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上台,到底对新加坡经济有利还是有弊?

星期五, 十二月 30, 2016



密西根大学商学院教授Linda Lim在《海峡时报》评论版发表“特朗普与新加坡经济”一文,分析特朗普对新加坡经济的影响。

她指出,特朗普当选迄今为止对全球市场最大的影响,是对美国财政刺激和货币紧缩(利率上升)的预期、及其将带来的更高回报,而促使资本涌入美国。

这一趋势导致欧元、日元、人民币、英镑和新兴市场的货币纷纷贬值,其中令吉和卢比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

新元兑美元也出现下跌,作者指出,新元兑其它亚洲货币未来可能上升。

就此,美元债务的负担增加和利率上升可能会导致一些国家出现金融危机。而在这种情况下,作者认为新元将成为一个“安全的避风港”,并且上升。

但是,她也指出,放松金融管制是否会增加金融危机的风险还有待观察。

一方面,特朗普和国会共和党人想要废除加强金融监管的2010年《多德 - 弗兰克法案》,而财政部长提名人史蒂文·宁切(Steven Mnuchin)则反对旨在分离自营交易与商业银行业务的“沃尔克规则”。另一方面,特朗普顾问卡尔·伊坎(Carl Icahn)则对支持这一规则,而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也反对向华尔街提供优惠税(可能会刺激过多的冒险行为)。

此外,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 Yellen)将在2018年2月任期届满。特朗普曾对她提出批评,但是宁切和伊坎则支持她。在她卸任之后的美联储政策存在不确定性,而这可能增加货币市场的波动,特别是如果特朗普像他说暗示的那样,干扰美联储的政治独立性。

作者指出,如果美国将惩罚“货币操纵”国作为改善美国贸易赤字的一种策略,新加坡很可能不会被惩罚。她写道,尽管新加坡的经常账户持续有大量盈余(代表着货币被低估),但是其规模较小,并且与美国经常呈现的是赤字。

然而, Linda Lim认为,美国的税制改革更有可能影响新加坡。

她分析道,较低的美国企业税率会降低跨国公司持有资金和迁移海外的动机,从而影响新加坡的金融和制造业。另外,被提议的“区域”税收(根据收入的地点征收税)、以及经合组织的“基础侵蚀和利润转移项目”等减少跨国公司利用税收套利策略的全球努力,可能会剥夺新加坡吸引外资的条件。

作者指出,这类外资也可能被特朗普的新兴工业政策所阻碍。特朗普的政策威胁对想要把生产线移到海外的公司带来不利的“后果”,并为在美国进行生产的企业提供企业补贴。

但是,紧缩的移民政策则可能会增加美国的技能短缺,从而鼓励企业将技能密集型业务转移到海外。作者认为亚洲地区作为一个整体、以及新加坡,都将可以享受其中的溢出效益。

作者指出,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可能给新加坡及其它国家带来的最大风险,在于贸易。

如果美国单方面对贸易伙伴的进口商品实施高额关税,这将损害美国消费者和企业,分别降低其购买力和成本竞争力,从而减缓美国(因而全球)的增长。

如果受到美国高额关税影响的贸易伙伴进行报复,这将加剧全球贸易的增长放缓情况。而严重依赖贸易的新加坡,将受到巨大的影响。

作者强调,中美“贸易战争”将迅速影响其它亚洲国家,特别是那些以中国为中心的制造业供应链,并将同时破坏全球依赖的世贸组织贸易制度。

Linda Lim总结道,就算特朗普以及经济团队实施其中一些政策承诺,他们都将加强和加速逆全球化的趋势。如果是这样,作者认为,新加坡就有必要重新调整其发展战略,从多国制造并出口到全球市场,转向以当地企业家为主导的东南亚区域市场参与。

但好消息是,特朗普团队不太可能实现他所有的政策承诺,甚至大多数的政策承诺。就算他真的实现了,作者认为,加速减少新加坡对美国(和中国)的经济依赖在长期来看也不是一件坏事。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