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错过朱镕基Offer,昨天黄奇帆划出一条线,新加坡迎来大机遇

星期日, 四月 17, 2016


这两天,中国和新加坡之间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件事恐怕在未来30年,打破整个亚洲地区的经济平衡,而已经卷入这起事件中的新加坡,绝对不愿意错过这个历史性的机会。

当年新加坡错过朱镕基的Offer

话说1990年,中共上海市委书记、市长朱镕基访问新加坡。当时,前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刚刚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总理李鹏刚刚宣布开发浦东地区。

而朱镕基当时访问新加坡时,在与新加坡政要会谈时,摊开了上海市浦东地区的地图,朱镕基邀请新加坡方面参与开发浦东的开发。

据一名新加坡现任内阁官员在一次读书会上回忆,当时朱镕基说,浦东,你们划一块范围去开发。可惜的是,当年新加坡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尚不是很了解,错失了参与浦东开发的千载难逢的机遇。数年后新加坡在上海旁边设立苏州工业园,这是后话了。

26年过去,新加坡这次又面临了一个重大的历史性机遇。

黄奇帆突然脱稿演讲

也就是在昨天,重庆市长黄奇帆对到访的新加坡要员和商界,划出了一条惊天的线条,立即震撼新加坡媒体。

新加坡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海峡时报》和发行量最大的中文报纸《联合早报》,都在要闻版报道了黄奇帆划出的这条惊天之线。

根据报道,黄奇帆在昨天于重庆举行的“推进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交流会”上发表演讲时,突然脱稿发表谈话。

黄奇帆说,重庆将与新加坡联合开发欧亚物流运输线,这可以让货物运输成本比现在降低60%。

60%这个数字,今天跃上海峡时报的要闻版,让各界惊讶不已。要知道,无论是海运还是空运,新加坡都是世界重要的运输枢纽。现在欧亚运输线的成本可以降低60%,这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

海峡时报引述黄奇帆说,如果货物从德国通过铁路运往重庆,然后再通过空运抵达新加坡,运输成本将节省多达60%。

报道说,新加坡和重庆正在开发这条欧亚运输线,作为中新重庆连通性项目的一部分。

黄奇帆这条名为渝新欧的运输线,由运输时间为12天的德国到重庆的铁路线,以及重庆保税区,以及飞往新加坡的航空线路组成。

黄奇帆说,航空运输的成本是铁路运输成本的五倍,因此德国到重庆1.1万公里的路线使用铁路的话,可以大大节省成本。

更令人惊讶的是,黄奇帆还突然宣布,这个运输线4月28日就要起运,今年将展开50个渝新欧货运,明年扩大到100个。

黄奇帆透露,要是运营良好的话,未来也可将欧洲的货物从重庆渝新欧再通过空运中转到曼谷、吉隆坡、香港、台北、东京、大阪、首尔等距离重庆四五个小时航空半径的亚洲城市。

重庆日报说,黄奇帆宣布,物流运输方面,重庆要加强物流体系顶层设计,重点打造铁空、铁水多式联运,建立欧洲通过渝新欧和亚洲各大城市紧密联系的铁空运邮辐射圈;是航空方面,则要携手打造国际航空枢纽,建立基地航空公司,在航空产业、临空经济等方面开展深度合作。

中国和新加坡在重庆的这个政府对政府间的项目,是去年11月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新加坡时宣布的。昨天黄奇帆也解密了这个项目的特点。

据一财网报道,黄奇帆说,新加坡在物流上面的顶层设计、系统工程的匹配、软件体系非常好,而重庆硬件投入多,软件匹配还不到位,所以投入大产出小。比如重庆铁路这几年投了2000多亿,建了2000多公里,但是重庆目前全部企业货运量只有3%是在铁路运输货物上完成的,显然从铁路部门来说,投入产出是不合算的。

这也是物流成本高的一个因素。黄奇帆说,“铁路比公路要便宜2/3,公路运输多,物流成本就高了。我们的物流成本占GDP的18%,国际一般是8%,如果铁路多载一点,物流成本就会降一大块。为什么我们没有搞好?因此铁路修了大干线,最后一公里的铁路网络却没有建。”

黄奇帆说,铁路没有进100亿产值的工业园区,港口没有铁路,机场没有铁路,也就是铁路该伸进这些目标端。如果最后一公里通了,那企业为了降成本,本能的就会用铁路运输,如果这些都不通,企业只要把货运上了汽车,端对端,点对点,不会走铁路,嫌麻烦。

“这就是软体,这方面我们要学习和改进。”黄奇帆说,“这里边有很多系统,这些系统搞上去投入不大,关键是系统工程、顶层设计,新加坡的好多物流公司都已经跟我们的港口、铁路在研究,制定一些软体方面项目,投资不多,但是效益可以成倍的体现。”

而在航空方面,新加坡将与重庆联手。一是和新加坡航空公司合作,让它在重庆成为一个基地航空分支点。第二是重庆在和南航、东航、海航联系合作,重庆要成为有大型航空公司落户配置基地的地方。

另外还有机场本身,“突然增加50多万平方米,里面的航站楼怎么摆布,行李怎么管理,各方面人员进出,各方面高效的配合。另外免税商店,餐饮服务各个方面,这方面重庆航空公司和新加坡航空公司之间,重庆机场和樟宜机场之间,将形成一个合作共同体。”

重庆和新加坡的更大野心

除了交通外,黄奇帆昨天还透露了更重要的信息交通的重大设想,这也将是新加坡和重庆合作的重大内容。

黄奇帆说,目前位于重庆水土镇的云计算大数据中心有10万台服务器建成运转,20万台服务器在施工建设中,那个地方相当于是一个离岸的数据中心。

黄奇帆说,“20万台服务器的量相当于一个大都市的量,比如上海现在全部服务器的量是20万台,北京也是20多万台,这个数据量是非常大,新加坡现在多少万台?已经运行和正在建设的,准备几年以后具有的服务器有100万台,亚洲的数据中心在新加坡。”

“重庆当然希望这一块能够发展上去,如果我们30万台数据中心运行一旦起来,这一块的业务量,电讯费、数据增值费、数据开发存储各种各样服务外包的费会有上千亿元,产生的七八百亿的GDP增加值,顶得上机器加工制造业3000亿的产值。”

黄奇帆说,“这1000亿元就值六七百亿,非常有价值,这一块我们会很好和新加坡电信、软件等产业各方面公司展开,这里面有四五种业务链,包括各种各样数据内容、游戏,或者文化文艺、电影影视媒体、体育的各种信息内容堆积在这个数据中心里为全球服务。”

结语

1990年,朱镕基在新加坡摊开浦东地图时,黄奇帆是上海市浦东开发办公室副主任。他当然清楚当时的这段密辛。很显然,黄奇帆这次也是豁出去,抓住这个历史性机遇,把重庆发展上去。

新加坡方面,当然更是不愿失去这个历史性重要机遇。这一次,新加坡派出了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前往重庆。

重庆日报引述陈振声说,重庆已经描绘了通过渝新欧铁路建立铁空、铁水联运的设想,双方将进一步建立完善硬件和软件条件,确保欧洲抵达重庆的货物能以最快速度运往东亚各国,为东亚物流格局带来新的改变。

而联合早报引述陈振声指出,重庆项目超越了一个经济合作项目的定位,在整个中国战略布局和宏观经济发展前景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他指出,中国大部分贸易出口都依靠上海和广东等沿海地区。因此,如果开拓一条新命脉,通过衔接重庆与东南亚,或连接中国西部与欧洲,就能打破瓶颈,解决沿海与内陆发展不平衡的现状。

可以预见,中新两国的重庆项目,一定会好戏连台,超越之前的苏州和天津的两个项目。

名词解释:渝新欧铁路

渝新欧铁路是一条连接欧亚多国的铁路总称,通常是指由中国的重庆至德国的杜伊斯堡,全长11,179公里。途经兰州、乌鲁木齐,在阿拉山口出境后,再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及波兰,并有计划再由德国接驳至比利时,形成一条横跨亚欧的铁路运输干道。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