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软肋其实在这里

星期六, 九月 24, 2016



新加坡这个城市国家,多年来正在进行艰难的转型。

总理李显龙从2008年起,已经委派了两任财政部长负责新加坡经济社会转型的规划,一位是现任副总理、前财长尚达曼,另一位就是现任财长王瑞杰。王瑞杰前不久突然昏倒在内阁会议上,让各界大为震惊。所幸王瑞杰获得及时的治疗并康复。

但是,这一场虚惊并未缓解新加坡转型所面对的艰巨性。

新加坡上述两任财政部长,多年来都编列大量的预算,提高企业的劳动生产率。一方面协助企业减少对外劳的依赖,另一方面让企业走向价值链的上游。

这些提高劳动生产率的预算也在不断地演进,包括让企业购买电子产品、开设社交媒体或网上店铺,以及将工作流程自动化。

不过,多年来,新加坡的劳动生产率却没有提高。根据新加坡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新加坡的劳动生产率的年增长为-0.1%;而2014年,这个数字为-0.5%。今年第二季的劳动生产率也比第一季下降了11.7%。

新加坡的劳动生产率能否提高,不但考验着政府财政津贴的有效性,更考验着新加坡能否走出传统的企业运作方式。

当然,新加坡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牵涉到广泛的层次,但企业及其经理人员的思维方式,其实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这里有个新加坡一家主要银行的思维方式,或许能部分说明问题。

小编在该银行的官网获得这家银行的一个企业银行业务的收费标准。其中针对中小企业的收费标准有两种,分别是Lite和Value。

这两种收费,前一种每年收费38新元,后一种每月收费38新元,相差达12倍。

前一种(Lite)的配套,电子转账费都是要收费的,例如自动扣款(Giro)每次要支付0.10新元,网上银行转账(FAST)每次都要收费5新元。后一种配套(Value),则允许每月200个免费自动扣款(Giro)和20个免费网上转账,但每月需要支付38新元。

但有趣的,这家银行却在这两种配套下,让企业每月免费开出30张支票。

换句话说,使用电子转账要收费,而支票则免费。



这让人大惑不解。

众所周知,签发支票需要人员亲自到银行投入支票箱,或者通过邮政寄到银行。银行需要派人收取支票,检验签名,经过内部交换,可谓是费时费力,劳动生产率很低。而使用电子付费转账,不仅免去企业人员来往银行或邮局的劳顿,也免去银行人员的大量人工。

可是,这家新加坡主要银行之一的大银行,却偏偏用收费“惩罚”使用劳动生产率高的电子付费,用免费来鼓励劳动生产率低下的支票。

新加坡的大银行的这种收费配套,显示新加坡提高劳动生产率的困境,其实就在企业人员的思维方式。可以这么说,要提高劳动生产率,首先必须换换企业经理们的脑瓜子,尤其是大企业主管的脑瓜子。

一组数据其实也说明了问题。彭博社报道,新加坡企业常常使用支票进行日常支付。新加坡的流通货币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8%,瑞典就只有约2%。2014年时,新加坡每人平均签下12.7张支票,瑞典则是相当于零。新加坡每年因此承担将近20亿新币的成本。

新加坡政府已经警觉到这一点。职能等同央行的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局长孟文能不久前表示,当局打算削减现金与支票在经济活动的角色,鼓励银行转用数字支付。

孟文能表示,新加坡目标要成为亚洲的金融科技枢纽;新加坡金管局正要求银行将票据密集交收的全部成本转嫁给客户,好鼓励他们使用数字支付。

孟文能这项宣示,似乎意味着,新加坡即将对上述银行那种打击电子支付的收费标准开刀。

政府将这么做了,但新加坡企业界的那种古板思维,其实才是新加坡转型的软肋。是否能得以迅速亡羊补牢,才是决定新加坡能否顺利转型的关键!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