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网络赌博下月正式上路 网民:希望收入回馈社会

星期二, 十月 11, 2016


新加坡将在10月25日推出网络投注服务,赛马工会(Turf Club)将在11月15日推出网络和移动平台。

“我们正在鼓励网络赌博吗?No,我们的立场是认清这个新加坡的真实的社会现象。”对于网络赌博被合法化,新加坡国际事务处秘书李德明如此强调。

对此,有网民在脸书上留言道,他认同网络赌博合法化的做法,但矛盾的是,他亦认为政府把网络赌博合法化是不良措施,但那又是个很合算的不良措施。他只希望政府以透明化和积极的方式,公开潜在的网络赌博收入,亦希望这些资金能回馈社会,才是真正的有所作为。

尽管新加坡政府在过去严厉禁止远程赌博,但赌徒仍有办法找到网络下注的方式。

李德明昨天10月11日在国会上表示,在极度严格的监管下,允许某种形式的远程赌博运作。他透露,去年又将近300人因为非法赌博而被逮捕,大约50人在远程赌博法令下被控告。警方每年针对非法赌博进行超过100次的取缔行动。


当被问及新加坡在这2年的网络赌博的情况时,李德明指出,因涉网络赌博而被逮捕者,将近90%是因为非法赌球,而参与非法购买彩票者则高达总人数的三分之一。这项统计数据表明,尽管2年前有相关法案打击远程赌博,如封锁了数百个赌博网站、银行户头,以及关于网络赌博服务的交易户头。

报道指,当被问及鉴于新加坡禁止许多不必要的事如口香糖,那政府会不会也全面禁止远程赌博?李德明回应,完全禁止网络赌博将促使地下赌博更猖獗,等同激励犯罪集团的地下活动,反而吸引犯罪团伙向新加坡人下手。

李德明说,全面禁赌并不意味着非法网络赌博能有效被遏制。他引用了2013年内政部(MHA)针对超过1000名网络用户的调查指出,三分之一的受访者承认,他们在过去一年里至少参与过一次远程赌博;其中,三分之二人的年龄介于25岁至44岁。

去年,全球互联网博彩业估计在过去5年,涉及网络赌博的数额高达550亿新元,即增长率为6%至8%。这也意味着,网络赌博的问题逐渐恶化。

李德明指:“预计在这种情况下,远程赌博市场的规模大约是每十年翻倍。在新加坡,我们不能从这样的全球趋势中豁免,因为我们的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都拥有很高的渗透率。”

李德明也说,新加坡在控制远程赌博所造成的可能性的伤害,所应对的措施时指出,他们对赌博的应对措施和其他赌场类似,就像饮酒和吸烟。“我们不鼓励喝酒和吸烟,但通过法规和公共教育来管理所潜在的危害,而非全面禁止。”

李德明补充,有些人将赌博和药物滥用之间做了比较,建议在吸毒和贩毒的罪案方面亦进行限制。但是他指出,滥用药物与赌博所带来的危害大不相同,前者更为严重。因此,应对的制度自然亦不相同。


当被问及会否鼓励更多人参与网络赌博,以让网络赌博合法化时,李德明说,总有人通过安全漏洞去参与网络赌博。

根据今年9月中旬报道,新加坡将把网上投注合法化,这项举动似乎在打击非法赌博网站!据了解,2家彩票运营商——新加坡博彩和新加坡赛马会(STC)已获得有关当局初期的批准,正准备推出自家的网上投注服务。内政部(MHA)指出,目前正在评估新加坡博彩和新加坡赛马会的申请。

这项政策不受新加坡民众待见,纷纷参与网上请​​愿要求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停止新加坡网上赌博合法化。两周内,请愿书收集了过万个签名。请愿的民众认为,即使设定了金额和次数的重重限制,但是由于赌博本身会让人上瘾的缘故,他们并不希望网上赌博合法化。而且,他们觉得网上赌博合法化会导致年轻人好赌成性,这可能会引起终身的赌瘾。赌博不止会影响家庭,还会影响事业和婚姻等等。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重申,当局已经推出一系列社会保障措施,避免国人受远程赌博影响。当局会一直密切监督网络赌博问题。
陈川仁表示,当局推行的措施包括:21岁以下的人以及被列入赌场禁门令名单的人不能开设网络赌博户头、规定博彩业者严格检查和确认申请者的身份、规定赌客投注前设定每日注入金额和投注顶限等。如果赌客提出调高投注顶限,有关申请只会在隔天生效;调低顶限的话则立即生效。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