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中国应该考虑牵制新加坡

星期二, 十二月 13, 2016


综合讯,中国环球时报今天发表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广西东南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江东流题为《亲美,新加坡的生存之本》的文章,文章称:“亲美虽然是当下新加坡的根本性政策,但其中既有其私欲的因素,也有其小国的无奈之处,我们对其‘伤害了13亿中国人的感情’不应仅考虑惩罚,没有必要通过经济上的惩罚搞垮新加坡。在其没有改变亲美立场之前,应更多考虑牵制。而皇京港的开建、瓜达尔港的投入使用,让中国具备牵制新加坡的可能。”

文章全文如下(不代表本站立场与观点):

新加坡是世界上华裔占人口比例最多的国家,中文是新加坡第二官方语言。但在所有事关中国的重大国际问题上,新加坡从来都是站在美国一边。随着杜特尔特主动修好与中国的关系,改变了菲律宾前政府向美国“一边倒”的姿态,新加坡更是成了美国与中国在南海的角力中的急先锋。这是新加坡维护国家安全的考量,也是其国家经济发展的需求,更是维系其国家现行体制的需要。

亲美,维系国家安全的需要

生存资源依靠马来半岛供应,又身处马来西亚、印尼两个马来族穆斯林大国包围之中的弹丸小国——新加坡,只有亲美,才能让其他国家不敢对其领土主权心生邪念;只有亲美,才能维系国家的安全。

对新加坡的国家安全,李光耀是这样警示国人的,他在《硬道理》一书中说:“他们只要围剿,我们就死定了。”这是因为,新加坡只是一个国土面积不过718平方公里,人口不到600万人的岛屿城邦。新加坡的生存资源要仰赖马来半岛供给,离开马来西亚的新加坡,难以独立存活。

同时,新加坡又身处马来西亚、印尼两个马来族穆斯林大国包围之中,生存环境恶化。而其扼守的马六甲海峡南入口咽喉,却是整个东南亚乃至东亚地区最具经济和军事价值的港口要塞。掌握了这个港口要塞,就等于控制了这一板块的海上生命线,难免有人会对新加坡领土主权有觊觎之念。

在两难中,新加坡要想挽救自己的命运,唯有依靠美国这个救世主。这是因为,相隔万里的美国,不可能对新加坡领土主权有觊觎之念。因此,当美军失去菲律宾的基地后,新加坡立刻主动提出美军可以进驻。目前,新加坡是美国在亚洲最大的海空基地,尤其是根据美新协议,新加坡机场的一半归美国空军单独使用,新加坡的所有港口美军舰艇都可以无须事前告知地停泊。美国在新加坡部署了濒海战斗舰、P3-C反潜机都驻扎在新加坡,美国的航母及其他战斗舰也都是停靠在新加坡进行补给。

新加坡主动投怀送抱,对靠海洋霸权来控制全球的美国来说正中下怀。因为,对海上交通枢纽的控制,是美国维持海洋霸权的基本条件。在新加坡看来,鉴于本国重要的战略位置,不可避免地成为诸多大国觊觎的目标,美国的军事存在有利于维护东南亚地区安全以及世界的稳定,美军使用新加坡军事基础和设施,能够为其提供安全保证。

亲美,经济利益最大化的需要

新加坡赖以生活的大多数食物等生活物资都依赖进口,乘地铁从东到西只需一个半小时、一天就能逛遍全国的小国,然而却是继伦敦、纽约和香港之后的第四大国际金融中心、世界电子工业中心、全球第三大炼油国以及全球最为富裕的国家之一。新加坡初始的经济腾飞,靠的就是美军源源不断的订单。

国际人力咨询企业美世管理顾问公司发布的2015年全球主要城市生活质量排行榜显示,亚洲城市中,排名最高的是新加坡;日本经济新闻社2015年,首次实施的“亚洲10国年轻人调查”显示,在平均月收入方面,新加坡年轻人最高,约达36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9085元)。

新加坡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归根到底是由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的。因为它扼守马六甲海峡咽喉,又是天然良港,才能大力发展转口贸易,才有条件建全世界最大的石油初加工中心。运往远东的石油,都要在新加坡石油初加工中心初加工后再运往目的地,并在此基础上衍生出金融等高端行业。

对此,新加坡的政治精英十分清楚,这样的繁荣昌盛完全靠的是具有时效限制的地理环境的便利条件,以及美国的地缘战略需要。因此,新加坡的政治精英无视中国是新加坡最大贸易国,虽然其利用中国的优惠政策,在中国大陆投资建设工业园区获得巨大收益,但仍然不遗余力地借美国之力遏制中国。

现在,中国、日本、韩国、朝鲜、港澳台与欧洲、非洲的的大宗货物都必须绕道新加坡控制的马六甲海峡。中国在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的建成投入使用,可将中东、非洲的油气、矿石运到缅甸、泰国,再经铁路、管道等运至中国;中国与马来西亚合作建造“皇京港”等,使马六甲海峡无可替代的地位在逐渐减弱。一旦其交通枢纽地位被削弱,新加坡赖之生存的航运、港口、金融等相关支柱产业都会随之大幅萎缩。

美国深知这一海上通道的重要性,一旦新加坡的利益受到侵犯,远比日本、韩国利益受到侵犯给自己造成的伤害还严重,和新加坡有同样必须保护此地经济繁荣需求。

亲美,囯家治理方式的需要

新加坡是一个权威社会,一切成就都是建立在一党专政、无情打压对手之上。新加坡的治理方式,与美国高调坚持“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的价值观格格不入。因此,要维持这样的政治体制,又不被西方社会孤立,亲美,就是新加坡统治阶层的不二选择。

表面上看,新加坡除行动党外,还先后产生了20多个其他政党。事实上,新加坡实施的是“一党执政体系”。人民行动党自取得执政党地位以来,一直反对在新加坡实施具有充分竞争性的多党制,认为多党制和政治多元化会造成政治失序,社会混乱,导致优秀人才的分散,使他们难以汇集在一个政党之下,全心全力为国家、为百姓服务;导致政府不得不将许多时间和精力用于应对和解决政治分歧,影响国家的正确决策和政府办事效率。

自1959年以来,经过多次选举,人民行动党在国会议席中始终占据绝对优势,执政地位从未发生动摇。其就是利用了手中的权力制定有利于自己的选举规则,并通过历史上形成的对政治、经济与社会资源的高度控制,以程序合法的方式,全面阻止反对党坐大,保持一党长期独大的地位。

李光耀生前在被问及“一些人说行动党之所以能够长期执政,靠的是有效、有系统地摧毁反对党”时,毫不掩饰地说:“请问天底下有哪个政党会扶持反对党上台?我们为什么不趁他们羽翼未丰,就先铲除他们?否则,等他们站稳脚跟,就很难除掉他们。”美联社称新加坡,“使用严厉的手段来巩固权力”:“不经审讯就关押政治对手数十年,以诽谤罪起诉记者和政治对手。”

西方“人权观察”亚洲副主任罗伯逊称,新加坡在经济发展中所获得的成绩,是以牺牲民主和人权为代价换取的。虽然新加坡的治理方式和美国一贯倡导的“民主、人权”政治社会制度格格不入,但美国倡导“民主、人权”为的,就是为了实现国家利益最大化。在美国与新加坡利益休戚与共的情况下,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不同,也就不会成为美国干涉新加坡内政抓手,奥巴马也因此称新加坡是“美国在亚洲区域存在的一个锚”。

亲美,仍将持续但转变即将显现

亲美是新加坡维护国家安全的考量,也是其国家经济发展的保障,更是其维系国家现行体制的需要。但迫使新加坡转变立场的窗口己显现。

新加坡一直谋求“小国大外交”,想以弹丸之国影响乃至引领地区形势和格局的变化,从而在其中获取国家利益的最大化。但要做到这一点,除“大国平衡”外,其还需要借重大国的力量。因此,亲美,是新加坡以一小国搏取在地区乃至国际拥有重要影响和地位的原因。

因此,中国人首先要认清现实:新加坡虽然与中国同文同种,但它完全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有自己的立场,并不会因血缘而站在中国一边。中国未来在处理与新加坡关系时,应摆脱本同根同文的束缚,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其次,正如日本庆应大学教授、国家安全委员会顾问细谷雄一近日接受奥地利《新闻报》专访时所言,中国将成亚太主导、美国迟早会撤出这一局势不可逆转。即便希拉里·克林顿当选的话它也准备这么做。特朗普只是加快了这个初现端倪的趋势。随着美国主导亚太地区安全事务能力的削弱,新加坡现行的亲美立场必将改变。中国对其当下的亲美立场,完全可以泰然自若。

第三,亲美虽然是当下新加坡的根本性政策,但其中既有其私欲的因素,也有其小国的无奈之处,我们对其“伤害了13亿中国人的感情”不应仅考虑惩罚,没有必要通过经济上的惩罚搞垮新加坡。在其没有改变亲美立场之前,应更多考虑牵制。而皇京港的开建、瓜达尔港的投入使用,让中国具备牵制新加坡的可能。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