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防长盘点当今世界的3个断层

星期六, 一月 14, 2017


新加坡国防部长昨日指出,当今世界正处于一个转折点,而既有的国际秩序基本规则,将会以冷战结束至今未有的规模发生转变。

据《今日报》报道,新加坡防长黄永宏昨日在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院发表主旨演讲,并将冷战形容为“人类史上最大的思想冲突之一”。而如今,他认为则是边缘政治团体在长期国际联盟转变中逐渐兴起。

演讲中,他概述了3个可能会对社会和政治系统带来巨大改变的断层。这3个断层出现在全球化与民族主义之间、国际规则与区域秩序之间、以及集体善治与个人权利之间。

首先,全球化在宏观层面带来了巨大好处。这股趋势不仅扩大了全球贸易,并让更多国家得以共享这份财富。就此,1950年到2015年之间,全球平均收入增加了460%,而全球的极端贫困人口在同一时期内从72%降至10%。此外,人均寿命也从48岁增至71岁。

但是,黄永宏指出,全球化也造成了收入不平等。在个人层面上,全球化也带来了移民和就业问题。而美国大选期间的国民情绪、以及英国脱欧等事件中,都可以看到各国民众的不满情绪。黄永宏认为,这些对全球化的反弹是情绪化的,需要靠时间来解决。

其次,历史上发挥主导力量的一直是区域政治。但是,美国通过结合其全球势力、以及传播意识形态的热情,从而试图建立一套普世价值体系,甚至试图巩固一个共同的全球体系。黄永宏指出,这种努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蹂躏之后,获得了很多的推助力。

然而,这只是因为美国具有能力,而没有另一个国家可以挑战这种主导地位。随着区域势力和全球势力继续相互角力,黄永宏提出了疑问:“在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大型国家崛起之际,我们的区域会如何变化?区域规则会改变吗?”

最后,集体善治与个人权益之间也存在断层。一方面,俄罗斯、中国、菲律宾和美国等多出现了具有强硬作风的领导人。而另一方面,一向有效平衡社会进步、包容性、公平和普世人权的北欧国家,也出现了极右的反移民政治势力。这股趋势,有异于对包容性政策、以及全球性前景的呼吁。

对此,有一种解释认为,如今需要给予个人利益——而非集体利益——更多关注。但是,黄永宏提醒道,要考虑所有的个人利益,集体利益就必定会缩小。

据引述,他说:“这类的国内政治会使社会极化,就如我们今天看到的一样。这会迫使政党只求以小幅差距、或通过联合组政来赢得多数票,而这将牺牲包容的理念,并将把共同空间不断缩小作为代价。”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