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西方中产阶级极度恐慌?

星期四, 一月 19, 2017


随着英国脱欧、特朗普现象等浮现于西方国家,法国《费加罗报》撰文对此做出分析。

近25年来,中产阶级的极度恐惧日益加剧,但因为发行大量货币而避免了让它变成愤怒。

全球化压垮了发达国家“中产阶级下层”,也就是工人和工业领域的雇员,但大量发行货币到目前为止避免了通货紧缩、国家破产和社会突发事件。还有什么比个人房产所有权更令人放心的呢?还需要发行更多的货币来治愈危机,而且坦率地说,根本就没得选择。可是,我们现在该因为流动资金而无法安心了。

银行和保险公司因无息贷款而耗尽资金。放弃零利率,金融系统就会崩溃;如果不放弃零利率,则经济会崩溃。各国银行的银行家们还有多长时间来走钢丝呢?

文章称,停止大量发行货币对我们焦虑的中产阶级人士不利,因为他们将遭遇新的冲击,也就是人工智能的冲击,它将摧毁那些能躲过新兴国家竞争的熟练工种。

两百年来,工人们学会了忍受技术进步,后者在能够满足需求的情况下,摧毁的就业机会比它能提供的少。随着数字技术大发展,就业的良性循环首次变成了恶性循环,开启了人类工作大量消失的可能性。

机器人在新兴国家扼杀了蓝领们的就业机会,人工智能则在发达国家扼杀了具有附加值的白领就业机会。

通过给富国以及后来的新兴国家中产阶级带来希望的教育以让后者获得地位提升的社会体系处于危险中。

这种全球性的变化让人预测不出多么乐观的前景:保护贸易主义、民族主义、拒绝民主、国际局势紧张……英国脱欧或特朗普都有可能只是国家民粹主义海啸的前奏。但是,无论人们愿意与否,地球将会采纳数字技术,因为任何人、任何事情都无法阻止这样一种进步。

此外,许多难以克服的重担将会依靠这些新工具的高效得以解决。例如,只有数字技术可以低成本地让教育和医疗变得更好,对于负债累累的国家来说,这两个领域负担最重,应该对它们加以挽救以保护那些将受到数字化影响的民众。

在第三世界国家,尤其是非洲数十亿年轻人的健康和教育,如果不借助数字化解决难题,将无法得到保证。我们已经被数十万难民搞得焦头烂额,如果再有百万难民来到我们家门口,我们该怎么办呢?

文章称,在这个数字化的地球上,最优秀的将会继续生存下去。今天,美国拥有压倒性的优势。美国股市近年来依靠著名的谷歌、亚马逊、脸书、苹果等公司强势走高。对此,文章认为,欧洲必须拒绝这样一种垄断。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