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二战纪念馆以日军为新加坡起的名字“昭南”命名 网友激辩!

星期五, 二月 10, 2017


新加坡的旧福特车厂资鉴馆在经过翻新之后,改名为“昭南展览馆(Syonan Gallery)”。

该展览馆准备于下周三向公众开放,但这两天,它的名字的恰当性,已受到一些公众的质疑。

有人认为这似乎是在纪念日据时期,但也有网友认为,不应该因为这个字眼会引起负面情绪,所以就拒绝它。

有网友指出,应该直面历史,以史为鉴,而不要成为像想要“洗白”历史的部分日本人一样。

Alan Ang C.W: 我觉得名字合适。因为“负面含义”而拒绝一个名字,相当于选择性地拒绝历史。你可以隐藏它,重新包装它,但改变不了任何东西。

Nick PT:昭南时期是我们历史的一部分,是事实。如果我们无法面对它,我们要怎么记住那些痛苦年份的教训——即我们的命运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别人手中。我们想要成为像那些不能面对错误的日本人、且直至今日在洗白历史的人吗?

Andrew Fong: 旧名“旧福特车厂资鉴馆(Memories at Old Ford Factory)”有比较好吗?对于不知道这个地点的意义的人来说,它听起来像是一个关于旧车厂生活的展览。新名字没有褒扬二战中所发生的事件,我相信它将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我们国家历史中,一个重要而黑暗的时期。我们不能单单躲开发生过的事情,它应该用来强调,当一个国家将其优越性强加于他国时,那是多么危险。这就像避免使用“大屠杀”一词,仅仅只是因为它引起了不好的回忆。

另外一些网友则表示反对,认为这个名字十分不恰当。

Jaxon Lee: 我们应该用我们自己起的名字…为什么要用日本皇军在二战时期为新加坡起的名字?你或许不会被冒犯,但是一些人显然被冒犯了,而我们应该注意点。

Bruce Kky: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我逝去的母亲曾在儿时经历了那段恐怖时期,我觉得我们的政府正在试图拍日本人的马屁,就像60年代一样,为了他们钱、技术、投资等。你知道,我们是第一个在二战后与他们握手的亚洲国家吗?我们弯曲得如此低微,以卖我们的灵魂吗?

Jamie Chang: 不恰当。日据带来了破坏、痛苦和煎熬。它是一个由日本帝国强加于新加坡的、一个耻辱和奴役的标签。然而,如今新加坡人开始喜欢它,甚至用它命名自己的机构。难道除了利用和激化我们的公共记忆,从而达到宣传目的这个名字,难道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Peter Ong: 重用日本人在二战时期为新加坡选择的名字,这是多么糟糕的想法。这在美化他们的二战暴行。一个更好的名字应该是陈嘉庚展览馆,因为陈嘉庚为抗日做出了很多贡献。

有网友则评论道:看你们吵成这样,该知道这个名字很有效了吧?

Lucas Low:“如果这个名字引起一些人对其意义、以及对我们历史的兴趣,并会去参观展览馆找寻答案,它便有意义。如果我们因为偏好而从我们的意识中清除一些名字和历史事件,我们要如何从历史中学习?”

恰当与不恰当,众说纷纭。也有网友没有参与辩论,而是直接提出新名字的建议:“日本暴行博物馆”、“二战博物馆”、“日侵展示馆”、“爱国者血液的大厅”、“ 战争受难馆”……

你觉得应该叫什么呢?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