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未富先老”形势严峻

星期五, 二月 17, 2017


《金融时报》报道,到2050年,在中国、泰国和许多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养老金领取者占总人口的比例可能会比许多发达国家更高。

对于面临“未富先老”风险的地区,如泰国和中国,快速老龄化可能造成严重问题。渣打银行以联合国数据为主要依据作出预测,这些国家和地区的人均国民收入迈上3万美元之前,它们的人口年龄中值就将达到40岁。

渣打经济学家萨蔓莎说:“在亚洲和拉丁美洲的发展中国家,未富先老是最大的中期结构性挑战之一。”

“中等收入国家对此很担忧,(因为)这可能限制它们加入高等收入发达国家行列的能力。不利于人口结构可能降低潜在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并阻碍发展。”

对比西方发达国家的人口发展模式,一些亚洲国家不仅在更低的收入水平步入老龄社会,而且老龄化的速率也比西方快很多,这意味着它们的老龄化后果将甚于西方。

人口结构发生剧烈变化的部分原因是生育率下降,据渣打估计,2025至2030年,亚洲地区的生育率将降至每名妇女生育2个孩子,而在1970年到1975年期间,亚洲的生育率还高于5.1.同时,亚洲人的预期寿命也在迅速上升,从上世纪50年代的42岁上升至现在的72岁,上升速度比发达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都要快。

联合国预测,到2050年,韩国65岁以上人口比例将上升至35.1%,高于新加坡的33.9%。到那时,泰国老年人口的比例将增至30.1%,中国的老年人口比例将上升到27.6%。

这些因素可能意味着,在未来数十年,多个亚洲国家的养老金领取者比例将超过许多发达国家,如果联合国预测的欧洲生育率从1.6提高到1.8是准确的,就更是如此了。

亚洲快速老龄化的影响还可能反映在劳动力的变化上。中国内地、香港、台湾的劳动年龄人口将在2020年前开始下降,韩国和泰国将在2020年到2025年之间出现同一情况。

对中国这样庞大的经济体而言,这种情况将尤为棘手。奥美拉辛哈说,“对于大型经济体,特别是中国来说,输入外来劳动力较为困难,因为中国时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移民在该地区也是个敏感的问题。”

不过,中国非常巧妙地展示了可供政策制定者选择的应对劳动力数量下降的一种办法。在中国许多城市,蓝领女性的退休年龄只有50岁,白领为55岁,白领男性为60岁,这大大低于多数西方国家。然而中国人的预期寿命已经达到76岁(男性为74.8岁,女性为77.3岁),仅比西方国家的平均水平低3岁左右。

渣打表示,中国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宣布养老金制度改革计划。因为据渣打估算,如果不进行改革,中国要想确保公共养老金制度长期运行下去,最终将不得不把养老金缴款提高至收入的50%。相比之下,越南的养老金缴款与收入之比最终需要达到40%,泰国也要接近30%。

其他政策选择包括采取措施提高女性就业率和生育率,但中国和泰国的女性就业率已高于多数西方国家,而日本和韩国采取的提高生育率举措仅取得了“微乎其微的成功”。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