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政府杀鸡,老百姓怒了!

星期六, 二月 04, 2017


本月1日,新加坡农粮局在接到约20起投诉之后,决定将汤申景及新民道大牌452至454座组屋附近出没的24只野生鸡进行人道毁灭。

农粮局表示,所接到的投诉主要是与噪声有关。

据《今日报》报道,农粮局发言人解释道,由于新加坡土地稀缺,所以无法将它们重新安置。发言人也指出,如果野生鸡的数量不受控制,有可能会造成禽流感的入侵和传播。

国家公园局则担心,野生鸡的增加可能会使其与红原鸡杂交,从而对土生物种造成负面影响。红原鸡是新加坡的土生动物,也是濒临绝种的物种。

《海峡时报》2日报道,农粮局表示将与国家公园局进行合作,在全岛展开监测和控制行动,“以保护公众健康和减少滋扰问题”。

《今日报》就24只野生鸡被人道毁灭的事件访问了居住在新民道的10位居民。其中有一半的人对那一带的野生鸡表示反感,认为它们的啼叫声和出没对他们造成了困扰。

但是,接下来几天,多名读者都致信表达反对意见。

读者Manisha Soti认为,噪音并不是将野生鸡人道毁灭的好理由。她写道,几只鸡的啼叫声跟建筑施工等城市噪音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她指出,这20起投诉也可能是同几个人反复拨打电话。因此,她认为因为“几个人的不容忍”而杀害野生鸡,让她非常失望。

读者Bachan Singh指出,农粮局应该弄清楚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即这些野生鸡为什么会离开附近的森林地区、以及它们的自然栖息地在哪。

读者N. Sivasothi认为,不应让少数人的投诉劫持动物管理。他指出,新民道的野生鸡唤起了甘榜生活的回忆、增加了居民之间的举动、并为繁忙的城市生活带来了缓解。

读者Ng Mei Yi则问到:“当局在采取行动之前,有问过该区的居民吗?”“如果不给居民们机会,要怎么期望他们会对生活环境负责任?”她认为,将野生鸡人道毁灭的举措塑造了一种错误的印象:任何问题都可以通过抱怨和消除的方式来处理,因此不容忍也没关系。她警示道:“想想这种思维在今天的全球化社区中,是多么危险。”

此外,也有读者对农粮局的决定表示支持。读者Douglas Chua Hock Lye指出,新加坡的生活空间已经非常有限,但是近年来却可以看见许多动物——水獭、山猪、野生鸡等——入侵到人类的生活空间中。他指出,除了滋扰之后,也要考虑到安全问题。

另外,慈母舰也转载经济学家刘浩典的Facebook文章。刘浩典指出,农粮局以“投诉”为由对野生鸡进行人道毁灭确实缺乏正当性。但是,他也写道:“通往民粹主义的道路是从公民的无知和惰性开始。”他呼吁公众在指责农粮局之前,要先了解和掌握关于野生鸡可能引起的危害的证据。

据《海峡时报》采访,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昨日指出,该事件突出了动物爱好者以及不迷恋动物者之间的紧张关系。他说:“我们需要相互理解、相互妥协。”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