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假消息举报功能,真的可靠吗?

星期二, 十二月 27, 2016


 福布斯新闻一篇文章指出,关于“假消息”的报道本身就是假的。

近期,全球对于“假消息”及其影响非常关注。今年的美国大选期间,社交媒体充斥着各种“假消息”。而日前,一条假新闻促使巴基斯坦国防部长在推特上对以色列发出“核威胁”。

此前,Facebook宣布将为用户提供举报功能,以更好地识别和打击假消息。

但是,琼甘兹库尼中心(Joan Ganz Cooney Center)的高级研究员乔丹·夏皮罗(Jordan Shapiro)则于福布斯新闻网撰文指出,不能依赖此类工具。

他写道:“我们需要提高普通人判断新闻质量、了解新闻出处的能力,而不是延续的道路:将思想的起源隐藏在更诱人的用户界面决策背后。”

他调侃道:“我其实有很多想要举报的。例如,我有一些在恋情中不是很开心的朋友和亲戚,但却不断发布‘约会的夜晚’的照片,以便说服我们(大概也在说服自己)一切都很美好。”

就此,他指出,真正的问题不是谎言或不准确,而是数字媒体平台的流行趋势正在鼓励我们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世界。

如果“不准确”使消息“虚假”,那么美国大选日之前的专家解读和民调结果便是“虚假”的;如果“假消息”是故意制造出来以说服人们改变观点的话,那么广告产业便是有罪的。

通过以上比喻,他警示道,一些批判者可能会利用“假消息”,从而推翻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新闻自由)。一旦有公民接受有部分新闻是“真实的”、部分是“虚假的”,他们便很有可能支持新闻审查。

他警告说:“合法化的偏颇宣传可以轻易取代新闻自由。”

夏皮罗指出,我们错误地指向“假新闻”,而真正的问题在于我们本身。

那么我们的问题在哪呢?

夏皮罗从教育的角度出发,指出现在的教育强调技能培训,这促进了专业化,同时也促进了狭隘的思维。

他认为,民主最大的敌人不是暴君,而是满足于自身有限现实视角的公民。

就此,他批评现代的教育系统缺乏对批判性思维的实质关注,而仅仅是口头上提及。

在媒体都是社交型的21世纪中,他承认拥有“批判性媒体阅读能力”是特别困难的。

我们很容易被自己在社交媒体上所发布的东西所定义,而我们看的新闻推送也夹杂着个人叙事。因此,对我们眼前的信息提出质疑就如同于对自我存在的质疑。

但是,困难并不意味着应该完全放弃提出质疑的努力,而转向依赖科技提供的便利。

夏皮罗警示,依赖计算机算法来解决“假消息”的问题,只是一种自我麻痹的方法。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