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加坡最高级别合作会议今年无踪影 引发中新观察者高度关注

星期五, 十二月 30, 2016



南洋视界于28日报道,原定在本月初举行的年度中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JCBC)十三次会议,今年无望举行,显示出中国和新加坡的关系降至冰点。

中新双边合作联委会今年不举行 中国新加坡关系降至冰点


该委员会是双边合作的最高级别体制机制,是中新独有的一项副总理级别年度会议。

它是于2003年11月,由时任新加坡总理吴作栋以及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所推出。现今,该委员会的联合主席分别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和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

今年,中新关系因为南海问题、TPP、以及装甲车扣留事件而变得越来越紧张。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甚至副部长,都公开批评新加坡。新加坡的一些巡回大使也公开指责中国。11月下旬,新加坡的9辆装甲车从台湾运回新加坡途中,停靠香港时被香港海关扣押至今。

经过这些事件之后,每年如期举行的双边合作联委会年度会议,今年却没能举行。这已经开始引起了中新关系观察者的关注。

新加坡民营网媒慈母舰便将该委员会与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进行比较。后者由美国的美国国务卿克里、财政部长雅各布卢,以及中国的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国务委员杨洁篪共同担任主席。但是,慈母舰指出,中方的代表都不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相较之下,由政治局常委张高丽担任中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的主席,体现了中方对于该合作机制的重视。

慈母舰也指出,虽然该会议今年没有举行,但是其它官方访问和交流活动并没有受到明显影响。例如,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王晓涛便率领商业代表团,于12月19日至21日来新访问。又如广州知识城、新加坡— 四川高科技创新园区、南京生态高科技园区以及吉林食品区等私营企业主导、政府支持的中新合作项目,也还在轨道上。

因此,慈母舰以“政冷经热”一词形容当下的中新关系,并指出或许我们都对中新关系过度担忧。文章引用新加坡中国观察家白胜晖的话,指出中新关系进入了“新常态”。

然而,随着中国的经济能力愈加强大,它已具备了使用“经济牌”来“调教”其它国家的能力。

慈母舰的文章实际上也指出,随着中国地缘政治能力的日益强大,它将有可能挑战新加坡与各方交好的外交政策;中国会认为自己有权利单方面降低与新加坡等小国的关系,以表示自己的不满。

日前,21世纪经济报道指出,中国2016年前11个月的对外直接投资规模达到1617亿美元,其中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直接投资达134亿美元。另外,中国与沿线国家新签署的对外承包工程合同则达1004亿美元,

随着中国向外投资的增加,其对接受投资的国家也将会有更大的影响力。

近来,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在访华期间签署了价值342.5亿美元的合作协议,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则签署了价值135亿美元的协议和投资。两国就此一改以前的对华态度,转而追求与中国改善关系。杜特尔特甚至表示暂时搁置与中国的南海争议、以及此前引起中国不满的国际法庭仲裁结果。

另外,台湾方面自蔡英文上台以来,表示不承认“九二共识”,从而使两岸关系受到冲击。因此,11月的大陆访台游客数量同比下降43.25%。台湾观光部门公布的最新数据预计,全年将减少近80万人次。由于大陆是台湾的第一大客源地,大陆游客锐减给台湾的航空、饭店、餐饮、游览车、夜市摊贩等行业业者造成巨大冲击。

在贸易方面,中国是新加坡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严重依赖贸易的新加坡又面临着特朗普政府的逆全球化倾向。这样的局势使新加坡必须确保中新的“政冷”不会蔓延成“经冷”。

上个月底,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表示,中新两国的高层领导人都认识到两国具有长期和广泛的关系,并不会允许单一事件劫持两国关系。

但是,多个“单一事件”是否会磨去中国的耐心,中国是否会像慈母舰的文章中提及的“降低与新加坡等小国的关系”,这是值得关注的。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