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中新关系处于十字路口

星期六, 一月 07, 2017



随着近来中新关系的备受关注,《海峡时报》刊登了澳大利亚金融顾问迈克(Michael Tan Ngee Tiong)与国际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钟伟伦(William Choong)的评论,呈现读者对中新关系的未来发展的不同看法。

迈克以“新加坡与美国保持距离的时候到了?(Time for Singapore to move away from Uncle Sam's embrace?)”为题,指出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相对衰弱的局势变化,并认为新加坡应该向菲律宾一样,为外交政策开启新篇章。

钟伟伦则以“与所有大国保持友谊对小国最好(Staying friends with all powers works best for small nations)”为题,指出新加坡不应完全倒向中国,而是在新局势中继续维持大国之间的平衡。

两位作者都认同,新加坡“与所有大国做朋友”的政策对其生存非常重要。

但迈克认为,该政策的效果似乎有所变化。这是因为,新加坡如今被视为与美国过于亲密,而对中国不太友好。

去年8月份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访美期间表示,海牙仲裁庭的裁决对各国的主权声索做出了“强而有力的定义”。另外,《环球时报》也指责新加坡试图于9月份在委内瑞拉举行的不结盟运动峰会上提及南海问题——新加坡对此表示否认。这些行为都引起了中国对新加坡的不满。

迈克认为,中国对新加坡的反应和不满都算是克制和低调。但是他也补充道,这依然呈现出了中新双边关系的负面性。

迈克提及新加坡9辆装甲车完成台湾的训练后被运回新加坡,途中经香港港口时被当地海关扣留。他认为,这件事无论是不是由北京批准,都不能否认一个事实,即中国如果想伤害新加坡,它是具备这个能力的。

他指出,中国对马六甲瓜拉宁宜国际港(KLIP)的125亿令吉(40亿新元)投资,最终可能促成中国海军在该地区的存在。而如今停泊在新加坡的中国船只,也可能轻易转向马六甲港口。另外,中国是新加坡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最大的入境旅游来源之一。

因此,他认为中新关系的恶化将在这些了领域为新加坡带来负面影响。

纵观东南亚,美国的坚定盟国泰国与菲律宾已经调整了外交政策,以更加向中国倾斜;柬埔寨、老挝和缅甸要求与中国进行更密切的经济一体化;而马来西亚也因为中国将投资大笔资金而向中国靠拢。

就此,迈克认为新加坡在调整其外交政策上,应该牢记一点,即新加坡的繁荣不仅取决于该地区,更加取决于整个世界。

他分析道,新加坡此前向美国靠拢,为其提供海军驻军设备,但如今情势已变。他写道:“美国在经济和政治上相对衰落,而中国在军事、经济和政治上正在上升。”

就此,迈克认为新加坡应该逐渐、优雅地与美国保持一定的距离。他指出,新加坡人的后代“必须生活在一个新世界”。

继续跟各个大国做朋友

另一方面,同样认为新加坡“与所有大国做朋友”的政策非常重要的钟伟伦则认为,新加坡不应该重新调整立场,以寻求更加容纳中国、疏离美国。

他指出,“事实是,新加坡的外交政策从来不是基于‘选择一方(either-or)’或抵换。新加坡总是试图绘制一条独立的道路,以不向任何大国倾斜或与之结盟。”

他引用19世纪英国首相帕默斯顿的话指出:“新加坡一直是亲美和亲中的政策,因为这种政策最终是亲(有利于)新加坡的。”

钟伟伦认为,中国对海牙国际仲裁法庭裁决的否认,实际上破坏了地区秩序,而这种秩序恰好是新加坡这样的小国赖以生存的氧气。因此,在南海问题这样的争端中,如果新加坡在遵守国际法问题上保持沉默,这将为新加坡等依赖贸易的国家带来灾难。

他指出,一向成功的经验法则就是,在太平洋地区寻求两个大国之间的稳定平衡。

那新加坡要如何寻求大国平衡呢?

钟伟伦认为,随着特朗普政府更加专注国内的倾向,新加坡应该认识到,中国所呼吁的“亚洲人的亚洲”是有一定意义的。具体来说,由于特朗普已经宣布要抛弃跨太平伙伴关系(TPP)协定,中国所支持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协定将是一个值得签订的协议。

他指出,这是适应,不是妥协。

最后,他引用“抵抗中国(Standing Up To China)”文中的话指出,东盟国家应该试图让中国了解到,中国的区域政策可能适得其反,并长期内可能导致区域国家对它的疏离。

钟伟伦意识到,新加坡在中美两国之间保持平衡的空间越来越小,也越来越难。但是,他认为应该继续坚持“与所有大国做朋友”的政策。

他写道:“这个原则性立场可能会在短期内增加成本,但长远来看,净收益将是该地区更大的稳定性。”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