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宪义详揭台湾核武研发内情

星期二, 二月 14, 2017


香港《亚洲周刊》2月19日(提前出版)一期报道,美国在1988年强行拆卸台湾核武器设备,使台湾长达19年的核武发展告终。关键人物是替美国中情局当卧底的时任中科院核研所副所长张宪义。他的行动改变了两岸军力均势,引发历史巨大争议。

张宪义事件终止核研

1988年,对台湾是充满灾厄的一年,1月13日政治强人蒋经国骤然病逝,台湾人陷入前途未明局面。

两天后,更大的冲击扑面而至,美国在无预警情况下,私自会同国际原子能机构到隶属军方的国家中山科学研究院(中科院)核能研究所突击检查,强行拆卸与核武发展相关的设施,并把重水式核子反应器的重水抽走,多辆水泥车、军车载着便衣情治人员长驱直入,之后强行灌浆封闭实验室,清点核燃料棒数量并全部装船运走,这也预告台湾最接近成功的核武计划瓦解。从1969年以来,长达19年的核武发展就此告终。

美方精准地拆卸台湾核武发展设备,全是得力于中科院核研所副所长张宪义的告密。几天后,这位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卧底线人举家逃往美国,随后在美国国会密听证会上作证,称台湾准备在射程为1000公里的“天弓”导弹上安装核弹头,震惊各界。

台湾中年以上的人对张宪义并不陌生,对他的“背叛”也都能耳熟能详。他被政府称为国家叛徒,军方高层对他恨之入骨,他中断了台湾的核计划,让台湾今天在军事上对大陆陷入绝对劣势,造成国军士气低落,几乎不堪一战。

张宪义是台湾培养的尖端核子工程人才,也是台湾秘密核武计划研发关键人物。他出生于海口市,后随父母来台,1963年进入中正理工学院物理系就读,开始军旅生涯,1967年取得理学学士学位,派任至中科院筹备处任职,并参与核武研发。

1969年,张宪义开始与美国搭上线,被选派到美国的田纳西大学攻读核子工程,取得硕士及博士学位。学成回到台湾,进入中科院五所(今行政院原子能委员会核能研究所的前身)。1984年晋升为该所上校副所长,在此之前,他已被CIA吸收,开始将台湾核武的机密研发资料,偷偷带出交付美国。

张宪义叛逃后,军方对他发布通缉,追诉权时效为12年6个月,追溯期至2000年7月11日期满。销声匿迹几十年,在被撤销通缉17年后,现年74岁的张宪义最近突然曝光,去年3月他在美国接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台湾口述历史学会理事长陈仪深的口述历史访谈,近日该访谈整理出版《核弹!间谍?CIA:张宪义访问纪录》,揭开尘封已久的历史迷雾。

张宪义在他的首度接受口述专访的内容中,揭露了惊人内幕。他指称,台湾曾计划一旦面临危急存亡,以IDF(“经国号”)战机装载经过小型化后的原子弹,对中国大陆发动攻击,“正因为我们有这种企图心,美国知道后便决定摊牌”。这也就是美国在1988年使出蛮横手段让台湾核武发展计划被迫中止的关键原因。

张宪义至今并无悔意,他称自己是接受美国CIA的要求和安排出逃,但并没有背叛国家或台湾人民的利益,“顶多只能说背叛当时的上司郝伯村”。他为自己开脱表示,担心台湾的核武研发成果被政治野心人士利用,进而危及台湾安全。

张宪义表示,美国人安排他赴美,可能是为搞垮当年握有实权的郝伯村。当时蒋经国病重,美方担心在他身后,郝伯村可能变成不易控制的军事强人,因此先发制人,逼迫台湾撤换郝伯村。

美强拆台湾核武设备的任务完成后,中情局协助张离台,掌握到台湾发展核武的证据,美国便拿这些文件去找台湾政府理论。台湾过去一直否认发展核武,但偷偷地研发,在张宪义向美方提供确凿证据后,台湾才哑口无言。张宪义事件阻止台湾发展核武,可说是裁军史上最精彩的杰作。

美国介入李郝斗争

在李登辉与郝伯村斗争过程中,美方代表、美国在台协会前理事主席丁大卫扮演关键角色。郝伯村在其《八年参谋总长日记》写道:“1988年1月20日,丁大卫下午来见,单独与余谈话,乃为张宪义叛逃后告知美方,核能研究所继续研发核子弹情形,丁氏转达美国强烈要求,核能研究所彻底拆除与核弹发展相关设施,核子反应炉须提取重水不得再开炉……他于16日由华政府来台北前,在美国务院见过张宪义……”

媒体报道,丁大卫见郝,携来“毫无谈判余地的协议书”,要求台湾彻底拆除与发展核武有关的设施。而里根指示丁大卫,必须在一周内让台湾签字,“不然你不必回来”,李登辉只好签字。郝成了张宪义事件的最大受害者,他在1988年,张宪义叛逃十年后,出版了军事理念专书《教战记》,完整披露了当年他在案发后对张宪义事件的评价。

郝伯村认为张宪义出卖国家的行动,“非常不智和非常不值得”,他要所有军人拿张做面镜子自省自觉,同时拿张“这种无耻行为给自己做次最好的精神教育”。

张宪义的卖台行为使得台湾的核武计划遭到美封杀,但郝伯村在这次公开谈话中刻意淡化其对台伤害。“张宪义个人所知有限,所以他的叛逃诚然给国家带来了损失,可是我们并不认为这种损失会影响到国防科技的继续发展”。

郝也以未点名的方式尖锐地批判美国用下三烂手段对付台湾。“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倒觉得这是由于我们国防科技发展的能力与成就,才使得嫉妒的人不得不使用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来对付我们”。他并自我安慰地说:“所以,如果从反面来看,这件事也是对我们能力的一种肯定。”

台发展核武由来已久

根据军方报告,张宪义出走时留在办公室内的辞职书,其中列出五项理由,前四项都是对服务单位的不满,第五项就是“民进党”。这次张宪义接受访问时坦言,当时民进党已经成立并崛起,他担心未来如果民进党执政,会因拥有核武而采取冒进策略,将危及台湾安全。

1964年中国大陆完成原子弹试爆,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面临前所未有的军事压力,在反攻大陆与万一台湾遭攻击时,还能给予对方重创的考虑下,老总蒋介石指示以研发核能发电为掩护,中科院秘密进行核武的研发。蒋介石逝世后,其子蒋经国继承遗志,核武研发更趋积极。

前国安秘书长康宁祥在其回忆录《台湾,打拼》一书中,对台湾发展核武过程有很深的叙述。1974年他担任立委时,曾质询国防部为何每年向南非采购不少的铀,当时国防副部长冯启聪(部长是蒋经国)相当坦率,承认中科院核武所对核武的研发。

康宁祥回忆表示:“当时蒋经国一方面积极发展制造核武的能力,希望在五年之内完成,不止向南非进口铀原料,也向加拿大购买核子反应炉,并向欧美购买从核废料中提炼铀原料的技术,另一方面则是一再对外宣称,研究核能只是用在和平用途。”

“不要小看台湾,台湾确实有能力发展核武,当年有能力,现在也有能力。”康宁祥接受媒体访问表示:“美国担心打破区域平衡,一定要压制台湾发展核武,台湾受制于美国的压力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_____________

请加入我们的FacebookTwitterG+,或者新浪微博获取最快资讯,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是:sgnypost